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名著 > 《声声慢2》 > Chapter 05

Chapter 05

时间:2018-05-11 23:23:22  来源:《声声慢2》  作者:由巴斯树

初二那年,两人第一次冷战是缘于一封信。确切地说,是别人让沈蓉转交给凌玿的情书。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对方长得好看顺眼就觉得自己喜欢上了,悄悄递情书,或者让朋友传个话问个意思。若是对上眼了,就暗搓搓地谈起恋爱来。两人若不在同一个班,课间传个字条也要弄得跟特工接头似的。擦肩而过的时候,递上自己用一节课酝酿出来的情书,那信纸还必须叠成心的形状。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收到情书时正上微机课,在门口排着队穿鞋套。突然有人递过来一个信封,沈蓉弓着身单脚站立,抬头一看,是个女生。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个女生大概看见了她眼里的诧异,忙说:“不是给你的啦。你是二班的沈蓉吧?能麻烦你帮我交给凌玿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平时把她当小鸡仔一样护着,两人关系好得全校皆知。凌玿比沈蓉大一岁,因为是十一月生的,只有晚上学一年才能和沈蓉同级,连班主任都打心底里认为她是凌玿的妹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个女生也不等沈蓉回答,就直接将信塞进了沈蓉捧着的书页里,扔下一句“谢谢”转身就跑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人已经没影了,沈蓉还愣着,心想:哎,我还没看清你长得好不好看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傍晚放学,她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去自习教室的路上还特意绕了个路,走过了教室门口还不自知。直到她的衣领被人拎住,身后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回来。”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转身,凌玿一身运动服,发丝微湿,脸上汗涔涔的,似乎是刚打完篮球。十六岁的少年已经长到一米八,沈蓉微仰着头瞅他,眨了眨眼,心想:长得一般啊,没有沈聿好看,也就比同级的男生高了一点嘛,怎么会有女生给他写情书呢?要不推荐她去喜欢沈聿吧?凌玿微抬下巴,问:“你发什么呆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回神:“能走了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哦”了一声,顺手将她肩上的书包拎走,是再熟悉不过的动作。沈蓉跟着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突然跑上前拦住他:“还给我。”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书包,我今天自己拿就行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稀奇,原本一放学就将书包往他身上挂的人,竟然良心发现了。凌玿莫名地看她一眼,将书包还给了她。沈蓉抱在怀里,快步走在前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即使她走得再快,身后的人腿长,几大步就追上了,又拎住她:“走这么快干什么?”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做贼心虚啊。正巧路过公告栏,沈蓉的余光瞥见下个月开办运动会的通知,顺口就道:“运动会我要报八百米这一项,我练练。”凌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故意打量了她一下:“就你那小短腿?还八百米?”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原先心里头还在犹豫这情书到底是给还是不给,这下她决定好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走到车棚后,沈蓉将书包放在后座上,埋头翻找了半天。等到终于抬起头时,手里多了一沓纸,她递给凌玿:“喏,今日份额。”太乖巧了,有点可疑,凌玿盯了她三秒。男生写来的情书终究没那么精致,连信纸都是普通的白白绿绿的颜色。凌玿随手翻了翻,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粉色的信封,目光也就多停留了两秒,沈蓉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忙一指:“垃圾桶在那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直到看着凌玿亲手将它们放到垃圾桶里,她才不自知地吁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喏,我转交了啊,是你自己扔掉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日是难得的好天气,天边风卷云舒,晚霞斜照。沈蓉一路将车骑得飞快,她不知道那狂乱的心跳声到底是从何而来。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二日午休时间,江暖洗完饭盒走回教室就冲着沈蓉的方向走过去,坐到她旁边的座位上,语气里略带兴奋地问:“去看打篮球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懒懒地趴在桌上,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明晃晃的阳光,感觉晒死了,于是回答:“不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月体育馆闭馆养护,所有体育课和运动都得在户外进行。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给她说重点:“是四班和三班的对决,凌玿打前锋,真的不去看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群人费尽力气去抢一个球吗?不去!沈蓉埋头要睡觉,抬起左手朝江暖挥了挥,算是和她再见。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见状,点了点头:“那我去看一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才起身要走,突然身后有只手将她拉住,她一个趔趄跌坐回椅子上。转头对上沈蓉的目光,只听她问:“你觉得凌玿好看吗?”“啊?”江暖还在揉摔疼的屁股,闻言显然一愣,随即不假思索地回答:“好看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微微蹙眉,不太同意她的观点,说:“你再仔细想想?”江暖果然认真地在脑海里描绘了一下凌玿的五官,饱满的额头,窄脸,鼻梁挺拔,薄唇,眼神清澈明亮,再配上一米八的身高,这就是校草啊,人是真好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描绘完了,江暖又重新点评,加重语气:“帅!”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则是一脸“你没见过世面我不怪你,等会儿带你去看一下我哥的盛世美颜你再来回答这个问题吧”的表情。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在操场边才站了五分钟,心里就后悔死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十月中旬的天气,早晚的气温是七八度,但只要一出太阳,整个校园就滚烫。才一小会儿,她的后颈和额头就已有薄汗渗出。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篮球场边聚集了不少人,沈蓉扫了一眼。虽说是两个班级的对决,但现场观众里女生倒是占大多数,可总体分类为学妹、女校友和学姐们。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还在她耳边小声科普凌玿的魅力值:“你看那边一排,都是来给凌玿加油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凑过头去看了一眼,一脸了然地道:“哦,是怕喊破喉咙,所以每个人还特意带瓶水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挺有生活经验的嘛。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奇怪地看她一眼:“那是她们准备送给凌玿喝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儿,凌玿的后援会,听说上学年每个人都给他送过情书,然后当场被扔进了垃圾桶。”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所以这学期学乖了,才会有让她转交情书的事情出现?等等,你不是新来的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疑惑地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食堂啊,你不在食堂吃饭所以听不到这些。”那可是八卦的绝佳传播地,一顿饭吃完,什么消息都能听到。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入校的第一天,凌玿去过食堂,因为班主任讲纪律拖堂去得晚了些,一走进去,发现整个食堂打饭的窗口都站满了人,人声鼎沸,喧闹嘈杂,于是少爷病就犯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在人群中找到沈蓉,将她拖了出去,从此再也没踏进过那里。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心里有些纳闷,那个从小和她打架,一起摔过泥坑,抢过玩具的小伙伴,什么时候成了人人追逐的校草了?仿佛昨天她看着他还是条毛毛虫,今天忽然就变成了一只花色漂亮的蝴蝶,这蜕变简直不可思议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左右张望着,想看看那些女生里有几个是戴眼镜的,却突然捕捉到一个身影,手肘碰了一下江暖,朝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问:“那她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顺着沈蓉的目光看过去,那人穿着一条白色长裙,快齐腰的长发用一根蓝色丝绸发带绑着。那身影站在那儿,不用看脸都知道,是班花叶昕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用手挡着嘴, 凑过去小声说: “ 好像三班的邱闻在追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瞪大了眼,一脸“这你都知道”的表情,那边江暖的目光还在搜寻,又说:“那个……蓝色9号就是邱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是这学期才转来的,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过节。上学年凌玿因为她和邱闻轰轰烈烈地打过一架,而现在,那两个人正面对面在厮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穿着7号白色球衣,手上运着球,左右移步,想突破邱闻的防守,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对峙碰撞。若是漫画,画出图来,那可是堪比雷鸣后的大闪电。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完全就是一场狼与虎的对决。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场边的加油呼喊声此起彼伏,场中的两人倒是未受丝毫影响,一副状态极佳的样子。突然,凌玿连番几个假动作,随后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人往后倾着一跳,三分线后投篮。几秒之后,球空心入篮。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与此同时,整个场边爆发出热烈的尖叫声,沈蓉也跟着叫了起来。因为江暖死命地捏着她的手,“啊啊啊”地晃着大叫,疼死了啦!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得三分后,比分又拉开了些,队友们迅速回防,路过凌玿时顺便上前击掌以兹鼓励。凌玿举着右手一一回应,人倒退着走,目光盯着邱闻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手瞬间又变成了一把枪,指着邱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下好了,捏着她的手换成掐了,看脸的球迷简直太可怕了!三班的实力其实并不差,只不过四班默契度更好,再加上凌玿全力以赴,大胜。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比赛结束后,场边的人散得很快,还留下一些眼里冒着粉红泡泡的小女生注视着本场MVP。凌玿连眼风都没扫一下,将扔在场边的外套拾起,径直走向沈蓉。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问:“你怎么来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微微仰头,看他额上、脸上全是汗,白色的运动背心大概都湿透了,才回答:“路过。”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哂笑,故意问:“从哪儿来到哪里去的路过?”还没等沈蓉回答,他又说,“来看我的表演赛也不给我带瓶水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说这句话的时候,恰好邱闻路过,他一副恍若未闻的样子,继续往教学楼的方向走。沈蓉示意他说话收敛一些,凌玿嘴角一勾,露出无所谓的样子。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梁子,可是结得越来越大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伸手覆在她的头顶,按着她往前走:“走,去给我买水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立刻偏头想要逃走,那头顶的掌心刚摸过在地上滚了几万遍的球,还没洗过手呢。她说:“哪儿都排着队给你送水呢,你随便拿一瓶喝不就好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看了她一眼:“不一样。”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不一样了?”沈蓉抛出疑问,忽然想到什么,又开始自问自答,“也是,我买的可是仙水。”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给自己下定义:“我是仙女嘛。”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翻了个白眼,自己走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校运动会的时间刚定下,班长就拿着一张报名表穿梭在教室里开始招兵买马。这活原本是体育委员的,正好他感冒,请了两天假,这个重任就移交到了班长身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路过沈蓉的课桌时,他停步,居高临下地问:“铅球和跳高,选一个?”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正发愁数学作业呢,抬头看了眼一本正经的班长,问:“数学作业借我抄一下和每天借我抄一下,选一个?”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班长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不死心。因为都走完两排课桌了,手里的表格上还没填一个名字,又继续问:“那立定跳远、一百米、四百米接力赛,选一个?”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班长李博安是个长得很敦实的小伙子,性格也很敦厚诚实,他可以挤出时间给你讲题,但绝不借你抄作业,他认为抄作业是人性的堕落。谈判失败,沈蓉拿笔戳了戳坐在自己前面的人,声音虚弱地道:“江暖,我喘不过气了,快扶我去医务室。”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江暖忍着笑,回头,双手合十求饶:“班长,你就放过我们吧。”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李博安一脸无奈地看了一眼剩下的另外两排课桌,暂且放弃了她们,继续去游说其他人。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二天傍晚,李博安又出现在了沈蓉的课桌旁,依旧是居高临下的姿态,黑框眼镜下的双眸里毫无波澜,连语气都平平淡淡的样子,说:“我可以给你讲题。”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正在收拾书包,今天的作业有点多,除了笔头作业以外还有各科的复习和预习,她低着头在挑选哪几本书是必须带回家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啊?”大概愣了两秒,她才反应过来班长的意思,随即抬头,一脸笑容绽放在少年的眼睛里。只听她说,“谢谢啊,不过不用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昨天说借作业抄,不过是不想参加运动会的借口罢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是个很漂亮的女生,从入校第一天起,李博安就注意到了。但她的漂亮不是张扬的那种,笑起来甜甜的,嘴角还有两个梨涡,特别好看。除了学习以外,这是李博安在学校里特别注意的第二件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昨天到今天,他说的每句话都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可天知道他心里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听到拒绝后,他也只是“哦”了一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转身走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全然没放在心上,拉好书包拉链,飞奔向隔壁楼的自习教室,可推开门后发现凌玿竟然不在。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以为他还没下课,他们班主任很爱拖堂,于是她干脆就翻出试卷来做。十分钟后,她的眉头蹙了起来,才第三题,光题目就有三行字,沈蓉认真念了三遍,逐字逐句,然后就被绕晕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不服输,看着那些X和Y,写了公式推算了满满一张纸,最后四个选项里,竟然没一个是她算出来的答案。于是她将笔扔在桌上,真是沮丧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烦躁地看了一眼窗外,十月了,校园里的梧桐树叶都发黄了,全然没了生机勃勃的样子。发了一会儿呆,她心里不知怎么突然恹恹的,起身去了一趟厕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回来的时候,刚要绕过拐角,她突然看到对面走廊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要悄悄过去吓他一跳,这才看清他对面还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沈蓉的视角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从裙角的材质上足可以判断出对方是谁,就是那白衣胜雪的班花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离得远,也许是他们说话声音太轻,总之沈蓉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是一分钟,也许只有几十秒,但这时间漫长得要命,沈蓉站在墙角抓心挠肝的,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终于等到他们分开时,沈蓉立刻转身,重新去了一趟厕所。再走回来时,凌玿已经在自习室里了,她就斜着身子坐在第一排的课桌上,一双大长腿都快伸到讲台下了,手里还翻着她刚刚在写的试卷。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窗外的夕阳正西下,沈蓉站在门口,有些愣怔。少年察觉到她的目光,侧过头,眉稍稍一抬,问:“你去哪儿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走向课桌,也问:“你刚去哪儿了?”说话间还特意强调了“刚”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没察觉出什么,站直了身体答:“去了趟教务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抿了抿唇,半天才挤出一个字:“哦。”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呵,说谎精。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走回座位,将桌上的试卷和笔收拾好,又埋头在书包里翻了半天,然后手里突然多了两个褐色圆球一样的东西。她径直走向教室角落的垃圾桶,然后扔了进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身后的少年阻止不及,喊道:“喂,你干吗扔我的核桃?”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初一那年,全校第一次统考,成绩出来的那天傍晚,沈蓉在自习教室里哭得一抽一抽的,说:“凌玿,我……数学才59分,怎么办啊?我妈会不会撕了我?”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我有认真考啊。不对,我有认真学啊,我怎么……可能只有……59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觉得……题目……我算得挺对的啊……呜呜呜——肯定是批错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关上教室的门,在一旁给她递纸巾,心里琢磨着待会儿是带她去吃关东煮还是买冰激凌哄她。哭得眼睛都肿了的人终于想起了什么,问:“你怎么不说话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又加了一句:“凌玿,你考了多少分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也没及格。”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真的?”红红的眼睛里瞬间透出光芒,随即她用手背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水,语气里充满了委屈,“你的卷子呢?我帮你看看老师是不是也批错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一愣,随即说:“我们班不及格的卷子还没发。”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天走去车棚的路上,凌玿故意落后了几步,将那张满分的数学卷子攥在手心,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后来某个傍晚,凌玿坐在自习教室里给她讲题,她咬着冰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歪着头问:“这些题你都会,那你考试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时也是金秋十月,窗外秋风正好,身旁人歪着脑袋,嘴角微微一勾便是梨涡浅笑,眼神晶亮得像天上的星辰,她不知自己有多好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这个问题的答案,多年以后才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就是——在想你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微微蹙眉:“考试的时候头有点晕。”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些人是有这个毛病,平时学得很好,但一到考试就犯晕。沈蓉“哦”了一声,一副了然的模样,低着头认真学,不再发问。可隔天,凌玿家的饭桌上就多了一道菜——猪脑。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沈蓉偷偷去跟凌峥提的,还搬出她妈妈应玥的理论,说多吃这个,特补脑子。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个星期后,凌玿听到“猪脑”两个字就犯恶心,后来又变成她随身带两个纸皮核桃,一捏就碎的品种,在一堆散架了的壳里仔细地剥出肉来,便往凌玿嘴里塞。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周周五的早上,沈蓉上完早自习才想起英语作业忘在家里了,课间去办公室找老师说明情况时,恰好看到李博安站在班主任的办公桌前。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英语老师很好说话,听完点了点头,又让沈蓉等一会儿,顺便将自己批改好的试卷带回去发一下。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大概还有两三份卷子没批完,沈蓉站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等着。这间是小办公室,总共就五张办公桌,这会儿没在的老师大概都在拖堂吧。放眼望去,桌上堆满了各类书籍资料和练习试卷。沈蓉在心里叹了口气,大概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被推进这汪洋题海里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身后突然有人抖了抖纸,说话的声音里带着责备,只听班主任开口:“你这么报名怎么行?其他人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闻言,悄悄转身凑过去瞄了一眼,是运动会的报名表。乍一看过去,十几个项目,李博安的名字竟然占了一小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班主任见李博安不吭声,又继续教育道:“这是集体活动,为班级争光的事,你得把机会多让给其他同学去表现,懂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还有,今年加了个乒乓球的比赛,但活动室需要打扫一下,你找几个同学一起去吧。”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听着这些话,沈蓉缩了缩脑袋,转过身去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料班主任伸手拿起手边的水杯喝水,空了,转身想去倒水,结果一眼就瞧见了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在这儿啊?”说完他扫了一眼报名表,再抬头时问,“愿不愿意为班级争光?”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立正:“我想为国争光。”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班主任一挥手:“那就先定个小目标,为咱们班先争一争。跑个八百米?”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正当沈蓉不知怎么拒绝时,一直不吭声的李博安终于说了一句:“她脚瘸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众人皆一愣,连英语老师脸上都出现了惊愕的表情。班主任看向她,她看向李博安,就见那眼神和嘴角都干净正常,没有一丝嘲讽的意味,也没有任何恶意表达出来。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他是在帮她解围。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也就顿了两秒,沈蓉接下了这个台阶,一本正经地说:“是。”随即补充说明,“前几天不小心在楼梯上摔了一跤,崴到了,医生说起码要休养一个月。”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会儿英语老师的试卷也批好了,沈蓉转身拿上就溜了。在走出办公室之前,她还不忘把戏做足,真的是一瘸一拐地走出门的。她走出门口,就听见屋里有人在叹气:“你们这一届啊,是我带过的最懒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下午最后一节是自习课,当沈蓉站在活动室门口,看着一屋子蜘蛛网和在阳光里欢腾飞舞的灰尘时,肠子都悔青了,就不该心软答应帮班长来打扫这间破活动室。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正当无从下手时,门口又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双手插兜懒洋洋地晃悠着走过来的邱闻。沈蓉的脑海里立刻拉响警报,李博安看着她微变的脸色,立刻小声解释了一下。活动室有两间,每个班派两名学生过来打扫,她们班和三班被分配到了这间。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走过去拿起角落里的扫把,站在两张乒乓球桌中间,从左到右虚空画了一条线,随即指着虚空的线的对面说:“那边是你们三班的,这边是我们四班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反正她早已打定主意,只打扫这一边。邱闻朝他们班的另一位同学抬了抬下巴,吩咐道:“去。”说完自己就靠在墙边,开始玩手机。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才十分钟,整个人就灰头土脸了。沈蓉抿着唇擦窗台,生怕一开口就会将那些陈年的灰尘给吃下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一转头就能看到“敌军”的手机屏幕,似乎是在打游戏。学校是禁用手机的,也只有他这样的才敢明目张胆带来玩。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知怎么的,沈蓉脑海里就飘过了江暖的那句话,这么想着,嘴里也就嘀咕出来:“就你这样四体不勤的怎么追我们班花啊?”邱闻耳朵挺尖,一下就捕捉到了,停下手里的游戏,盯着她:“谁跟你说我在追她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露出无辜又天真的眼神:“她?她是谁?”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站直身体,脸突然凑近,嘴角扯出一个痞笑:“跟我装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眼珠子一转,说:“大家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大家是谁?”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认真地道:“就是……除了我以外的人。”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呵”了一声:“你挺无辜啊,放学后别走!”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懒得理他,转身去擦球桌,抬头正好看到天花板上垂下的蜘蛛网,拿了扫把就想去清理。但她够不到,一屋子人就见她拿着扫把仰着头跟只兔子一样跳啊跳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突然,有只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把扯过她手里的扫把,往上胡乱扫了一下,整张网就翩然落了下来。邱闻将扫把往球桌上一扔,还留下一句:“真矮。”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感激的话瞬间噎在了喉咙口。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傍晚,凌玿在自习教室等了十分钟也没见到沈蓉,再回到教室,发现四班的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在门口随便抓了个同学问:“你们班沈蓉呢?”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同学一愣,随即回答:“没看见,可能走了吧。”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蹙着眉正要走,有人拎着两个扫帚和他擦肩而过,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找沈蓉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停步:“她在哪儿?”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李博安推了推眼镜,想起刚刚看到的场景——邱闻拉着沈蓉拼命往校门外跑,转眼就不见了。他又联想起去年凌玿和邱闻打过架,而刚刚在活动室,邱闻又威胁了沈蓉,所以他换了一种说法:“她好像被邱闻……劫走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打扫完那间活动室已经快临近放学,一身的灰尘,沈蓉先去盥洗室洗了把脸,把身上的灰尘抖落,又拿湿巾沾了水擦了一遍,回头就看到邱闻倚在墙边看着自己。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转身要走,邱闻拦在她身前,说:“问你个问题?”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警惕地看他一眼:“我可以不回答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可以。”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问题自然没问出来,因为身后突然有人喊了一声“邱闻”,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不确定。沈蓉闻声望过去,不远处站着四五个男生,都穿着深蓝色的上衣。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邱闻拽住,因为惯性跟着他就往前跑,也不知在跑什么。直到两人一起上了一辆正要开走的公交车,沈蓉这才挣脱了对方的手,扶着栏杆大喘气,质问道:“你拽着我跑干什么?”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的眼睛盯着后车窗,确定车后跑着的那几人跟不上了,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一百块的钱,直接塞进了投币箱里,随即朝车厢内挑了挑下巴,用招待来客的语气道:“随便坐。”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坐你个头啊。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往里走,离他远远的。等到下一站,她刚想下车,又被拎住。身旁的人睨她,问:“你走回去?身上有钱?”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借我。”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借。”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说自己身上的钱已经花完了,回去拿了再借她坐车回去。反正都已经被他拐出来了,只好姑且信一信他。好在开到第三站时,他们就下了车,离学校应该也不算太远。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跟着他走,一路东张西望想记下标记性建筑,可越走就越不对劲,感觉这巷子弯弯绕绕的。她停步,问:“这是哪儿?”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家。”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瞪圆了眼睛,当我傻啊?邱闻看出她的防备,说道:“前面,我爸的厂。”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走几步,拐个弯就到了。门卫探出个头来,看见是邱闻,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就将小铁门打开。沈蓉跟着他走了进去。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是一间办公室,但桌上又摆满了酒,米白色的,轻嗅一下似乎还能闻到桂花的香味,沈蓉问:“这是酒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桂花冬酿。”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这酒可以喝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边放着的酒都是用来试味的,所以邱闻脱口而出:“随便喝。”其实她问的是,这酒是已经酿制完成可以拿去卖的了吗?但这个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感觉空气里都飘着一股甜腻的香味,不喝一点好像都有点对不起主人家的慷慨。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记得以前这里有个零钱罐,但抽屉被锁住了,他又开始找钥匙。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沈蓉已经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冬酿,正开心地喝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真喝?”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清冽甘甜的味道还在舌尖打转,沈蓉又啜了一小口:“你是和我假客气的?”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酒别看入口甘甜,其实后劲很大。邱闻走过去直接拿走了她手里的碗,指了指那边的一张方凳:“老实待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沈蓉眨了眨眼,走过去坐好。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才两秒,沈蓉又站了起来:“你的手机可以借我用一下吗?我给凌玿打个电话。”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摸出手机丢在桌上,沈蓉号码拨到一半,又问:“这里的地址是什么?”邱闻烦躁地看她一眼,报了个地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刚才追你的人不是我们学校的吧?你和他们打过架吗?一定打输了吧?”沈蓉坐得端正,但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出来,也不管人回不回答。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到底不服气,“啧”了一声:“只有打赢的人才会被报复。”沈蓉歪了歪头,想了一会儿,又问:“你刚刚要问我什么?是想问关于叶昕的事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邱闻:“问她做什么?”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答得飞快:“不是追她吗?知己知彼呀。”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钥匙估计找不到了,邱闻索性放弃。起身看她,她双手正放在膝盖上,像刚入学的小学生一样,坐得端端正正,但眼神已经有些茫然,一看就知是酒劲儿上来了。他眯了眯眼说:“我刚刚是想问你,怎么长得又矮话又多?”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来得很快,沈蓉听到动静,跟只猴子一样窜了出去,躲在他身后,指着后面跟出来的邱闻道:“是他骗我来的,他还嫌我话多!”听到前面那句不可忍,可后面那句说出来,凌玿想了想,好像也挺有道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天从出租车上下来以后,沈蓉就不肯走了,趴在凌玿的背上,面色绯红,脑袋热热的。就这样回家一定会被揍,于是两人坐在江边,沈蓉捧着解酒茶,小口小口地喝。她边喝边控诉邱闻是个小气鬼,明明说可以随便喝的,才喝了两小口就被抢走了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蓉抬头,瞅了瞅凌玿,那人的嘴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线。沈蓉小声问:“凌玿,你是不是生气了?”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凌玿看着她,半晌才答:“没有。”沈蓉瞬间噤声,乖乖地喝完了手里的解酒茶。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十六岁的少年啊,那时还不懂,有时候人类的生气并不是气对方,而是气自己没有保护好对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夕阳缓缓下沉,落入波光潋滟的江面。沈蓉听着自己“怦怦”的心跳声,终于问了一句:“凌玿,你有喜欢的人吗?”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有。”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你以后有喜欢的人了,记得告诉我哦。”问话的人有些不放心,又补了一句,“要第一个。”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好。”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后来很多年的岁月里,他记住了那日波光潋滟的江面;记住了她歪着脑袋拨开额前碎发时的笑脸;记住了她嘴角的梨涡;记住了她趴在自己背上时,萦绕在鼻息间的香甜的气息。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喜欢她,不知从何时起。更重要的是,他好像忘了告诉她。lyt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