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名著 > 《亿万斯年》 > 第三章

第三章

时间:2018-05-11 23:41:41  来源:《亿万斯年》  作者:狄戈

孟斯年旁边还站了一个人,苏格看清了那人,然后又用余光瞄了一眼孟斯年,像是被抓包的小学生一样鼓了鼓腮帮,将烟丢进不远处路边的垃圾桶里后才磨磨蹭蹭地走到两个男人面前,乖乖地叫道:“孟叔叔、许老师。”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叼个烟站在街角的样子特别危险,你知道吗?”孟斯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啊?”苏格仰头看他,表情懵懂。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觉得孟斯年今天和前两次见到时的感觉很不一样,没有梳理得工整的头发,也没有穿着严肃的西装。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件简单的白色卫衣、一条黑色长裤,很休闲,也很年轻,就像是他们学校里那些大学男同学,这导致她喊孟叔叔时都没那么有底气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看着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没有说话。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若不是他们发现得早,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搭讪。见他不说话,苏格看了一眼旁边的许寒城:“孟叔叔怎么会和许老师在一起?”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也扭头看许寒城:“你们认识?你不是教钢琴的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来旁听过我的课。”许寒城说话的声音十分温柔,看人时也是,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苏格,这两节课怎么没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最近太火了,得避避风头。”苏格说完,“哎?许老师认识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火成这样也很难不认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瞥了一眼孟斯年,心想:还不是因为他。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凉风阵阵,苏格细细白白的小胳膊上起了~片鸡皮疙瘩。孟斯年垂眸看了看,伸手打开门:“进去再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们一进门就被蓝色Blue乐队的人发现,几个人立刻起立,七嘴八舌地叫着“孟先生”。孟斯年让他们坐下:“随意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也没看他们,跟着孟斯年和许寒城往咖啡馆走。程蓝一直目送着她,在她落座前突然说:“格格,给你点了份水果沙拉还要不要吃?”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屁虫似的苏格,见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似乎并不打算回头的样子,就好像程蓝喊的人不是她一样。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的视线越过苏格,定格在程蓝身上,他说:“让她在我这儿吃吧。”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哦—了一声,又看了一眼苏格的背影,没再说话。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苏格离开到回来的这段时间,蔡子喝了些水后清醒了不少,这才反应过来,问其他人:“苏格是不是生我气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键盘手点点头说:“显而易见。”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吉他手不满地道:“我们有什么办法?为了你那个女的,还把吉祥物给得罪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蔡子赶紧胡乱道歉,程蓝靠在沙发椅背上一言不发,面色沉沉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键盘手看了一眼咖啡馆最里侧的位置:“苏格和孟先生是什么关系?你们有谁问过她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几人摇头,然后全都不自觉地扭头看过去。苏格和孟斯年坐在咖啡馆最里侧的双人沙发上,挨得挺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低头鼓捣着手机,孟斯年和对面坐着的教钢零的许老师说着话,还顺手丢了颗方糖在苏格面前的咖啡杯里。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看不太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和许寒城说了几句话后扭头看向苏格,见她捧着手机玩得认真,微微低头靠近她:“你就是因为这个游戏把我拉黑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近在耳边的说话声吓了苏格一跳,手一滑冲进敌方塔下,被塔击杀。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噘着嘴,抬头怒视孟斯年,只是没想到她的动作会导致两人的距离突然拉近,近到她呼吸稍微重一些就能闻到他呼出的淡淡的咖啡香。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也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大,女孩身上的气息猛地霸占了他的嗅觉。若隐若现的香味让他瞬间想到那个笼罩在烟雨蒙蒙中的宁静小镇,那个窗口有风铃的漂亮房子和院子里那株不知名的开着花的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微微勾了嘴角:“用的什么香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眨眨眼:“我要是说洗衣液会不会很破坏气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伴随着许寒城的笑声,手机传来“Fail”的声音。苏格看着眼前漂亮白皙的男人的脸,到嘴的抱怨也没了,她稍稍后退些:“嗯……孟叔叔,您和许老师谈事情吧,不用管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们俩经常出来喝咖啡,没什么好聊的。”许寒城带着笑意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见他这么说,也不好意思再玩了,便收起手机,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两趟:“难道会弹钢琴的人都互相认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们是同一个钢琴老师带出来的。”孟斯年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摇头感叹:“出来的只有你,我可没出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你不早恋然后因为情伤远走他乡多年的话,现在应该开了几百场演奏会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谢谢你的安慰啊。”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听他们聊天,觉得有意思,笑了两声,结果孟斯年看向她:“你早恋了吗?目标是当小提琴老师还是开独奏会?”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现在谈恋爱还算早恋吗?”苏格问。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算。”孟斯年打量了她一下,“半大点的小孩儿。”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嘟嘟嘴,也没狡辩,说到钢琴时像是想起了什么,扯了扯孟斯年卫衣的袖子:“那什么,什么时候给我转钱,我想在国庆放假前把钢琴买回家。”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失笑,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直言不讳要钱的人,一点都不拐弯抹角:“我正好要找你说你那首曲子的事儿。”说完,他扬了扬下巴,“你过来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凑过去些,孟斯年伸手将她耳边的发丝撩起,轻轻地别到耳后。苏格微怔,看着他侧脸精致的线条,目光闪了闪,没敢动,然后一个耳机就塞进她的耳朵里。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说:“你那首曲子,我和萧树重录了支Demo,听听。”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觉得新奇,把另一个耳机也塞好,缩到沙发一角特别认真地听起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好半晌,她摘下耳机,看向孟斯年时,眼神中多了一丝火热:“真好听。”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看着她漆黑又亮得出奇的眼睛,侧过头喝了一口咖啡:“找了几个人写歌词,我都不满意,苏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问:“你要不要试试?”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驻唱歌手换了首摇滚乐,一时间吧台那边的人都跟着合唱起来,气氛火热了许多。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笑了美:“瞧,这就是音乐的魅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没想到孟斯年会提出这种要求,她惊讶道:“我没写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这首曲子之前,你写过曲子吗?”孟斯年问。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摇了摇头,懂他的意思,凡事都有第一次,不试试怎么知道?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挑剔,多少歌词拿过来他都觉得配不上这首曲子,苏格的曲子,一定有她想要表达的东西。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别人的词,总让他觉得少了些什么。他慢慢引诱:“我给你买架更好的钢琴好不好?”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孟斯年回视,静静地等她的答案。台上的歌手一曲毕下台休息,许寒城站起身:“我去试试这架钢琴的手感。”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坐到角落的那架三角钢琴椅上试了试音,看了一眼孟斯年和苏格,低头认真地弹奏起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个个优美的音符从许寒城手下溜出来,纯净如泉水,婉转如鸟鸣。透明、清脆,钢琴的音色单纯又丰富,盈盈亮亮,颗颗剔透,苏格出神地看着许寒城那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良久,久到孟斯年失笑道:“看来你是真喜欢钢琴。”说完,他眼波流转,拖长了语调,“或者,你喜欢许寒城?”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只是觉得他弹得很好听。”苏格回身坐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轻笑一声:“我弹得比他好。”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丝毫不需要怀疑,享誉国际的孟斯年早已经被人称为钢琴大 师了。苏格歪着头看着他:“我从没听过你的现场,你要去弹一曲 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本是随口一问,说完后竟有些期待。孟斯年的钢琴曲——光 这几个字,每个字都足以让人惊叹。孟斯年在苏格期待又专注的眼神 中轻轻摇头,将咖啡喝完,仰着头,垂眸看她:“不,我出场费很贵 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哦—了一声:“是啊,贵到这五年都没出过场。”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没接她的话,突然又转移话题:“或者,你喜欢程蓝?” 苏格微愣,孟斯年眼神玩味,“从你坐过来起,他已经看你十几次 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可能在看你,他是你的小迷弟。”苏格一本正经地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啧,我对男人没兴趣,你让他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见他说得严肃又认真,“咯咯”地笑起来。随即,孟斯年再 一次看到程蓝投向苏格的目光,问:“你们俩在谈恋爱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叔叔,这么八卦可和你的身份、气质不符。”苏格说话时, 许寒城已经弹奏完走了回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八卦?”许寒城笑着看向孟斯年,“这倒是稀奇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跟着许寒城过来的一个高挑女孩站在了他们桌旁,开口询问他刚)刚弹奏的钢琴曲叫什么名字,不过似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也没有多余的话,直接看向苏格:“她写的曲子,我还真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女孩看苏格的时候才注意到她旁边的孟斯年,愣怔半天才反应过 来:“老天,孟……孟斯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唤服务生过来给咖啡续杯,然后摸了吏烟出来,低头点烟 时,含混不清地说了句:“对不起,这是私人聚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女孩说了句“抱歉”,失望地走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说他太没礼貌,孟斯年吐了口烟雾:“难道我要全程微笑 着给她签名、合影,再等她不远处的朋友们一起过来,继续没完没了 地签名、合影?”看来他是签怕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说:“你这态度容易上头条。”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时,程蓝等几人走了过来,说要回去了,来跟孟斯年和许寒城 道别。临离开时,程蓝问坐在座位上无动于衷的苏格:“格格和我们 一起回去吧。”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了,我和许老师一起回学校。”苏格头都没抬地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挑了挑眉,没说话,孟斯年弹了弹烟灰,说:“你许老师 并不住学校,跟你不顺路。”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扭头瞪他,生气他故意拆台。孟斯年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嘴 角带了一丝笑意:“我开车了,一会儿送你回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立刻扭头,用食指指着孟斯年:“他开车了,一会儿会送我 回去。”程蓝等几人走了没一会儿后,苏格喝完焦糖拿铁也站起身: “走吧,孟叔叔,爷爷说女孩不能太晚回家。”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吗?去沙溪那次可比这次晚多了。”孟斯年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面。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就是那次之后才说的,被你害惨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跟着起身:“我真是欠了你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外面的温度似乎又降了几度,苏格穿着短袖,看了一眼许寒城的衬衫和孟斯年的卫衣,喊了句:“孟叔叔……”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一看她的小眼神就知道这姑娘在打什么主意,开口说:“别想。”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噘了噘嘴:“刚才还说欠了我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失笑:“脱了给你我明天就真的上头条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挺好呀,标题我都给你想好了——过气钢琴家在街头寒风中半身裸露,是酒后失态还是博人眼球的炒作?”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啧”了一声,双手插在裤袋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信不信还有一条——千棠音乐总裁街头怒打熊孩子,是熊孩子太可恨还是熊孩子自己找揍?”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没忍住,在一旁笑出声:“孟斯年,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你这人也挺有意思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也刚知道自己有暴力倾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的车是白色的越野车,苏格对车子没什么概念,就觉得他这车真大,怪不得他当初看自己的Smart时神色不对呢。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开车很稳,不急不缓。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快到学校时,和许寒城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的孟斯年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和程蓝他们是怎么回事?以后你们很可能会是一个公司的人,我可没时间帮你们处理人际关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怎么呀。”苏格并不太想让孟斯年知道BBS的事,说完,她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我们会是一个公司?”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萧树不是说要收你为徒吗?”孟斯年看着路,头也没回地说,“你考虑考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来不想杂事的苏格突然觉得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多呢。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作词那事想好没?”孟斯年将车子停在她学校的大门口。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开到寝室楼下呗,从这儿走过去得十五分钟。”苏格看了看外面,有保安大叔,还有些刚回来的学生。不过她就是不想走,感觉怪累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先答应。”孟斯年一手扶着方向盘,侧着身子看她,“同意就把你送到寝室楼下,不同意我就掉头把你扔荒山野岭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忍不住又笑了起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打开车厢里的灯,苏格拿包挡了一下脸,她可不想明天在BBS上看到什么自己与孟斯年的最新消息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钢琴我要红色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知道,我就没从你身上看到过别的颜色。”孟斯年回身,重新启动车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摇头感叹:“威逼利诱啊,我今天算是重新认识你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对有些性格奇特的人就不能好好跟她说话。”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目送苏格进了寝室楼后,孟斯年才掉转车头。出学校的路上,迎面碰到才回来的蓝色Blue几人的车子,灯光从驾驶座的程蓝脸上扫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两辆车子擦肩而过,许寒城突然开口:“最近校BBS上很热闹,关于蓝色Blue,关于苏格,关于……你。”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孟斯年语气诧异,“怎么回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和蓝色Blue那天的演出很精彩,热闹点也无可厚非,但扯上他就有点奇怪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找出那个帖子,直接把手机递过去:“自己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他看得很快,几页翻完后,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将手机扔还给许寒城:“乐队没出面解释?”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至今没回应过一个字,”许寒城将手机收起来,“苏格大概是因为这事和他们闹别扭吧?具体是怎么回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苏格是在去吃饭的路上临时被蔡子拉去的。”孟斯年启动车子,踩下油门前,有些不满地说,“程蓝他们在干什么?”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所以小姑娘只是好心去帮个忙却被骂了一周。”许寒城说完,叹了口气,“别说有代沟了,有时候真不知道这些孩子在想什么。”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回到寝室后,刚打开门进去就见穗穗拿着自己的米奇玩偶凶巴巴地看着自己:“说,刚才送你回来那辆车是谁?不然我掐死你的米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别一副我抢了你老公的模样好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难道不是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老公是谁?”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小的是程蓝,大的是孟斯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想了想,无话可说,自己走的时候是程蓝接的,回来是孟斯年送的,如果换了自己是穗穗,估计也想掐死她的米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于是苏格心虚地咳嗽了一声:“其实,我喜欢许老师。”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少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走过去拿回自己的米奇,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晃了晃身子:“我说不喜欢许老师吧你说不信,我说和程蓝、孟斯年没关系你也不信,你要人家怎么样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很少撒娇,穗穗见她嘟嘴瞪眼的,“扑哧”一声笑了:“暂且信你,熊样儿!”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也跟着笑了一下,然后,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一眼,穗穗一个箭步冲过来:“大的还是小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忙说:“大的,肯定是正事,你别激动。”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于是她转身开门走出去,随即又回来抱走米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走廊上有几个女同学经过,看到她后立刻压低了说话声,走远了还不忘频频回头看过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些天总是这样,苏格也习惯了。她走到走廊尽头,靠在窗前接起电话:“孟叔叔您有什么吩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像是还在路上,那边有车流的声音,在若隐若现的鸣笛声中,他说:“那个帖子我看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揉着米奇耳朵的另一只手一顿,半晌:“哦。”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需要我做什么?”此时的孟斯年的声音与他平时的说话声不太一样,显得比平时温柔低沉了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很简单的一个问句,六个字,却让苏格怔了半晌。她仰头看着天花板,随口说了句:“还好,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说得轻松。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不是小事,这是暴力。”孟斯年虽然总是穿得正式,但人在大多数时候却是随意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算起来他也不过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但这句话的用词和语气让苏格感受到了来自孟总的严肃认真。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些事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别人永远不会感同身受,那个帖子出来以后,有人跟帖推波助澜,有人回复义愤填膺,对所谓的弱者的同情心让他们高举道德的大旗批判乐队自私并咒骂苏格虚荣。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说得对,这对苏格来说,已经算是校园暴力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即使她不去看帖子,走在路上也会有人投来奇怪的目光,在食堂吃饭会听到隔壁饭桌的人故意大声地讨论,甚至在乐团训练时别人对江染过度的关心和询问都是对她无声的批判。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在等育责任也非常有必要为此事发声的蓝色Blue乐队的处理,等来的却只有两句“对不起”,他们认为这就够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们哥们儿讲义气,觉得牺牲一下无所谓,或许还能感动一下自己,却没有人询问过她,考虑过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么多天,除了一腔热血只想与人掐架的穗穗,还有孟斯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想,竟然还有孟斯年关心自己的情绪,询问自己需要什么帮助,还有孟斯年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大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其实,苏格原本不想让他知道的,这让她觉得自己有点丢脸。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等过段时间大家忘了就好了。”这话是同班几个同学对她的安慰,虽然苏格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安慰。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是骄傲的,她不想把自己的窘迫拿出来谈。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所以,说完这句话,她立刻又扬了语调:“没关系啦,孟叔叔!这么多天我都快忘了,我要去练琴了,您路上注意安全。”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挂断电话后,苏格又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想抽烟却发现没带出来,看了一眼通话记录上的“孟叔叔”三个字,突然觉得这三个字变得温暖了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们本没什么交情的,不是吗?苏格抱着米奇玩偶回寝室后,对穗穗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只有你一个朋友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好听点说是因为你酷呗,难听点说就是性格奇葩。”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我不喜欢无效社交和尬聊。”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你长得美你随意。”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现在我想和孟斯年成为朋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穗穗翻了个白哏:“我何止想和他成为朋友啊,你真是暴殄天物。”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周二下午校交响乐团没有训练,苏格查了一下课表,拿着从图书馆借来的《钢琴基础教程》向着钢琴教室走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寒城的课不止本班级的人在听,旁听的人也很多。苏格到的时候,阶梯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她找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坐下,尽量不引人注意。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上课铃声响起时,老师拿着教材走进教室。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突然有人惊呼,随即是所有人惊呼,甚至夹杂了尖叫声和口哨声。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抬头看向讲台,待看清那个人后,心想,孟叔叔最近的出场频率很高啊。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戴了一副无框眼镜,衬衫、牛仔裤、平底鞋,像是学生,又像是气质出众的俊俏学长。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把教材放到讲台上,扫了一眼教室里的众人,食指轻轻地往双唇中间一放,示意大家小声。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动作,他曾在曲桑时对苏格做过,苏格至今还记得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后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过显然孟斯年失策了,他这个样子哪里能让人安静,只会引起更大的欢呼声。约莫两三分钟后,教室里才归于平静。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凑近课桌上的话筒:“大家好,我是孟斯年,今天帮你们许老师代课。”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教室里又不平静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研究了一下电脑,过了半晌,抬头问:“有没有课代表?帮我把课件弄出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一排有人跑上去,下面的同学和他开玩笑:“找们不看课件,请孟老师您弹几首曲子吧。”这话得到了全教室人的附和。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巧,现在卖身不卖艺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的话让教室里的气氛火热到了极点,他在此起彼伏的欢笑声中扫了一眼整个教室,然后就看到了最远处靠窗边穿着红色外套的苏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么多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能一眼看到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也许是因为她的安静与这里格格不入,又也许是因为他最近对红色比较敏感。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就咱们交的这点学费,你们也别要求太多,听孟斯年的音乐会门票多少钱知道吗?”帮孟斯年弄好课件的同学回座位前在讲台上顺道说了一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的话非常少,虽然不至于多高冷,但与温柔好脾气的许寒城比起来,还是多了一丝不可靠近的感觉。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放了钢琴曲:“今天讲柴可夫斯基的《四季》之《六月船歌》歌唱性旋律的把握和弹奏,先听一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听曲子的时候,孟斯年站到了钢琴一侧,拿出手机,打开微信。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正认真地听着音乐,察觉到裤袋里的手机在振动,她没有去看,而是继续认真地欣赏,手机随即又“嗡嗡”振动了两次。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掏出手机,锁屏上弹出信息——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来偷听许寒城的课被我抓到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你就没别的颜色的衣服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没有凳子高还坐到最后。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抬头瞪他一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斜靠在钢琴旁,午后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进来。他正低着头按手机,侧脸被阳光镀了一层光,光亮让他与身后的黑色钢琴融为一体,像是画艺精湛的素描,又像文艺风格的明信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底下很多同学拿着手机拍照,他似乎并没发现,或者说是他不在意。苏格低头,打了三个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格格万福:想拉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试试。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格格万福:算了,拉黑一次就找碴到现在。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几不可闻地笑了一下,收起手机,扭头瞄了她一眼,结果看到一片手机摄像头对着自己。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教室里的人似乎更多了,不知从哪里得来消息的其他同学都从外面赶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过一首曲子的时间,过道和窗外就挤满了人。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挑了挑眉,又按了几下手机。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的手机上立刻跳出两个字:过气?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心想:做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堂四十五分钟的课,他总共没说几句话,把课件打开,不是找人读课件上曲子的创作背景,就是拿着点名册喊人谈音乐特色,最后还随便拉了个人上去弹曲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女孩一曲弹完,紫张地看着孟斯年:“孟……大神,能点评一下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低吟一下,摇了摇头:“槽点太多,我可能得说一节课。”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底下众人哄堂大笑,他见女孩脸红了,勾了勾嘴角:“不过还好,你们许老师在你这个年纪还没你弹得好。”笑声更大,女孩的脸更红了,偷偷看了他一眼,嘴角压不住笑地跑了回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谁还想上来弹?”他站在钢琴后,随手点了几个音符,抬头看向最后排。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人察觉到他的目光,跟着回头看过去,窃窃私语声四起,多是猜测他在看谁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突然听到有人说:“那不是苏格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瞪大眼睛眨巴眨巴,一脸无辜的样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你要试试吗?”孟斯年的说话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也只是一瞬间,所有人又都回头看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镇定地、慢慢地摇了摇头:“我只会拉小提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你来上钢琴课?”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继续镇定地、慢慢地、面无表情地说:“陶冶情操。”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听说……”孟斯年双手插在裤袋里从钢琴后走出来,站定在讲台旁,微微弯腰,凑近话筒,吐字清晰且慢条斯理地问道,“上次的演出是蓝色blue乐队为了得到干棠的合约,l缶时把你换了上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人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当他最后一个字说完后,四下一片哗然。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愣了一下后,发现教室里虽然坐满了人,却出奇地安蕾。她突然明白了孟斯年的用意,于是她再次镇定地、慢慢地、一字一句地回道:“是江染学姐l缶时有急事,所以他们才请我去帮个忙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周围一片讨论声,然后就听到有人朗声问:“既然这样,那江染怎么没出来帮你说话?”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你得去问她呀。”苏格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下课的铃音响了起来,孟斯年伸手把电脑关上:“下课。”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同学们的注意力又被他吸引走,似乎没有人想离开。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人问他什么时候会再来上课,有人询问可以合影或者签名吗,他都没回答。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似乎是助手之类的,助手身后跟进来几个学校的保安,保安组织学生有序地走出教室。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五分钟后,教室的人走光了,走廊里也恢复了秩序,孟斯年才在几人的簇拥下走出教室,再走出教学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下午第一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教学楼进进出出很多学生,孟斯年却一下就看到了大门右侧穿着红色连帽衫的苏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背着黑色书包站在玻璃门旁看着他,模样看起来很乖巧。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停下脚步,隔着保安对她说:“过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看了看在楼梯下方流连的同学,伸手将连帽衫的帽子戴在头上,然后走到了孟斯年身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两人跟在保安身后上了孟斯年车子的后座,驾驶座上的人靠在椅背上塞着耳机在听歌,看到两人坐进来,他摘了耳机,回头道:“搞定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走吧,送她回去。”孟斯年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老师?”苏格看着前面回头说话的人,微微有些诧异。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怎么说的?我生病了?”许寒城看着苏格,微微叹了口气,“唉,我的全勤奖啊。”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看了他半晌,突然扭头看向一旁的孟斯年。孟斯年将车窗降下来,低头点烟。苏格盯着他,突然说:“收买人心?”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嗯?”孟斯年挑眉。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微微靠近他,说话时酒窝若隐若现:“你这就是收买人心,不是说靠实力的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笑了笑:“对男的得靠实力。”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对女人不是得靠魅力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是女人吗?小丫头一个。”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看着他漆黑的眸子和嘴角勾起的弧度,突然觉得他的眼睛很美,鼻梁很挺,笑起来非常好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即使他刚刚质疑了她的发育程度,苏格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后,立刻坐直,目视前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说不动容是假的,他是谁啊,天价出场费的孟斯年,特意跑来代许寒城的课,就是想替她解释那么一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虽然她表现得那么不在乎,但他却替她在乎。他把这件事当回事,他让她觉得自己也是有人保护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人!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依旧直视前方,说话时也没看他,像是自言自语。她说:“我会好好写歌词的,实际上我手里还有一首曲子,你要就给你。”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斯年手里把玩着打火机,听到她嘟嘟嚷嚷的话,说:“收买人心果然有用。”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天下午第二节课时,孟斯年来上钢琴课的事在校BBS上就炸开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前段时间的那个帖子立刻就有了更新,有在现场的同学将课堂上孟斯年和苏格的那段对话贴了出来。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后,就有很多人喊江染出来说明情况。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结果,直到第二天,江染也依旧没有出现。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头至尾她都像个局外人一样,没有只言片语。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天晚上程蓝给苏格打了电话,他说自己在楼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时间还不是很晚,女寝楼门口有很多人进出,还有送女朋友回来的男同学。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提着一个小提琴盒子站在路对面的树下,很显眼。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走过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见到她,没有说什么,而是向楼后走了几步,避开了人,将手里的小提琴递给她:“送你的,耜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没接:“举手之劳,不用这么破费。”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见她冷冷淡淡的模样,想着虽然刚认识时她也不怎么说话,但现在感觉不一样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时候她是温和友善的,会看着他们笑,笑时还很美。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们这些天一直在商量解决办法,大家只是不想伤害到任何人,本来打算让江染出面说是你帮她的忙的,可蔡子一直没联系上她。”程蓝很高,跟她说话时站得笔直,低着头,手抓着小提琴盒的带子,绷得紧紧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唱歌时左摇右晃、情懒痞气的样子全然不见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嗯—了一声,仰头看他:“没关系,孟斯年昨天帮了不少忙,骂我的人已经不多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没说话,低着头看她,不远处有若隐若现的说话声传来,他们头顶的路灯因为电流的缘故突然闪了一下。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踩着地上的叶子,刚想说话,程蓝突然抓起她的胳膊,将小提琴盒的带子塞到她手里:“买了就没准备退,拿着。”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看着手中的带子,犹豫了一下,没有还回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后她就听到程蓝慢慢呼出一口气:“上楼吧,挺冷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还是没动,半晌,她再次抬头看他:“程蓝,你是不是喜欢我?”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程蓝微怔,眼神突然躲闪一下,些微窘迫,没想到她会问,更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白。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低头,将小提琴背好:“小提琴收下了,你们以后有需要随时可似叫我。还有,我喜欢能保护我的男人。”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走进寝室楼,上楼梯时,听到有别的寝室的女孩兴奋地说着:“那不是程蓝吗?”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哪呢?”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楼下啊,刚走过去。”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快让个地方让我瞧瞧。”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才华横溢的校草程蓝,学校大部分女孩都喜欢的人,苏格从上学第一天起就听说了他。后来,见过他坐在教室听课的样子,见过他在台上意气风发唱歌的样子,见过他开着敞篷车载着漂亮女孩从学校呼啸而过的样子……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女孩,情窦初开的年纪,不是没心动过的。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现在,也仅限于曾经一刹那的一一心动过。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穗穗等在寝室门口,见她回来,便一副发现什么大秘密的样子:“我老公跟你表白了?”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话听着十分别扭。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侧了下身给她看小提琴:“瞎想什么呢,送我一个小提琴表示感谢。”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穗穗摇头:“我可拿着高倍望远镜目睹了全过程,你走的时候我老公神色凄凉……”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苏格走进寝室:“你真变态。”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实际上程蓝并没表白,甚至没有承认,苏格问完那句话后便再也没去看他,她不知道他什么神色,也不想去探究他的想法。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后,那晚,苏格刚睡下,就被穗穗晃醒,她一脸兴奋:“我老公超帅,他在那个帖子下回应了,为你正名!不枉费我喜欢他这么多年。”e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