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说名著 > 《旧梦1937》 > 第三章:开封开封(上)

第三章:开封开封(上)

时间:2018-08-21 20:13:23  来源:《旧梦1937》  作者:沈鱼藻

1938年2月的武汉,天上飘起了雪,景明琛走在街上,所经之处皆是大大小小的难民,上海来的、南京来的……他们衣衫褴褛、冷饿交加地缩在墙根下,眼睛望着早点铺子里散发出的热气,饿绿的眼睛里满是渴望。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老天比战争更无情,惯会雪上加霜。雪花纷纷落下,落在难民们长满脓包的蓬头上和冻得发紫的赤足上。景明琛身上穿着崭新暖和、价格不菲的冬衣,心里如针扎似的难受。路过转角时,她看见了一对兄妹。看上去仿佛只有十岁出头的年纪,妹妹睡着了,哥哥把妹妹护在怀里,用体温去温暖她,生怕她再也醒不过来。妹妹的一双小脚露在外面,脚趾头都已经顶出了布鞋。景明琛在他们面前站了一下,哥哥露出防备的神色,把怀抱紧了紧。景明琛咬咬嘴唇,转身跑去早点铺子买了一袋包子回来,蹲下身把包子递给小男孩。这男孩才终于卸下防备,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他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告诉景明琛自己的身世,他是和父母妹妹一起逃难来的武汉,路上父亲被炸死了,母亲也病死了,只剩下他和妹妹两个。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吃完两个包子,他意犹未尽,一双眼睛盯着雪白的包子,却没有再吃,而是把纸袋塞进了怀里:“等妹妹醒了给她吃。”景明琛脱下手套,又把围巾一把薅下来,统统塞到他怀里,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一边走一边哭,一边哭一边拿手背抹眼泪。她哭得专心致志,气凑不成一行,连身后的喇叭声都没听到。直到有人追上来,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她回过头,蒋固北正蹙着眉头望着她,一脸担忧。坐进蒋固北的车里,她才感觉双手已经被冻麻了,一碰到热气又苏醒过来,如针扎似的疼。蒋固北掏出大衣兜里的手绢递给她:“擦擦脸吧,跟花猫似的,你早晨是不是摸过报纸?”她忙掏出镜子一照,可不是,脸上一道道的油墨黑。她的脸腾地红了,忙接过手绢擦脸,可手偏偏被冻得不听使唤。蒋固北“扑哧”一笑,拿起滑落的手绢,说一声“冒昧了”,倾身过来仔仔细细替她擦干净脸上的脏污。他的脸离景明琛很近,英俊的五官被放大。景明琛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蒋固北的眼睫毛看,他的眼睫毛可真长!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擦完脸,他用手背碰了碰她冰冷的手:“怎么搞的,你的围巾和手套呢?”景明琛不好意思地回答他:“送给路边的流浪儿了。”蒋固北笑了:“上次你在路边施舍被小偷偷了钱包,还差点被我的车撞,这次还敢啊?”景明琛有些怅然:“现在我倒巴不得有人偷走我的钱包呢。”“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古诗扎着她的心肺,她自觉代入了“朱门”,看到路边的冻死之骨就觉得满怀愧疚。蒋固北竟然懂她:“战争并不是你的过错。你的父亲是革命元老,是这个国家的缔造者之一,通过劳动获取的舒适生活并不可耻。你能怜悯这些人,这很好,假如每个像我们这样的人都有你这样的同情心,这个国家只会更好。所以,不要过于苛责自己。”陆军医院就在眼前了,景明琛推门下车,蒋固北却喊住了她:“等一下。”她转过身来,一条黑色的围巾兜头套下来,蒋固北把围巾缠了几圈,把她的脖子捂得严严实实,又拿起放在座椅上的一副新手套给她套上:“渡人先得渡己,天气冷,别冻坏了。”景明琛下了车,冲他挥挥手,一溜烟跑进了医院。这条男士大围巾兜住了她小半张脸,她呼出的空气被围巾挡住又折返回来,裹挟着前一个主人好闻的剃须水味钻进她的毛孔里。他的体温真高,余温留在围巾上,都快把她的脸给烫熟了。景明琛小脸红红地走进医院,看见她的男士围巾和手套,顾南荞有些神色黯然:“你有男朋友了?”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男朋友”三个字戳中了景明琛,她的脸更烫了。顾南荞的口气有点哀怨:“我早就跟小北说,做人不能那么绝。他那样对付蒋家,肯定要遭人菲薄的。果然,连你都信外面那些鬼话……”景明琛忍着不笑出来,当日和蒋固北商量好退亲,他们约好在彼此的家长面前扮演坏人,对景太太那边就说是蒋固北提的退亲,对顾南荞这边就说是景明琛提的。“你可不知道我姐姐有多喜欢你,要是让她知道我主动提退亲,非杀了我不可。”蒋固北这么说,脸上带着无奈和难得一见的畏惧表情,还做了个杀头的手势。顾南荞握住景明琛的手,郑重其事地说:“你可千万别相信外面的人胡说,我弟弟可是个好人。”景明琛敷衍着她岔开话题:“嗯,我都知道。对了,下个月保育会的筹款公演你要不要去?我买了票。”街上流离失所的儿童终于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武汉的妇女界知名人士发起了筹建战时儿童保育会的倡议,过几天将会有一场规模浩大的筹款义演。顾南荞问她:“你买了哪场的票?”景明琛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明记大舞台,傅秋荻的话剧表演。”说完这句话,她的耳根子都红了,好在顾南荞没有注意到。景明琛有她的小心思。义演的场次那么多,她偏偏买了傅秋荻的话剧。原因其实很简单,不是因为傅秋荻有多红、多受欢迎,而是因为她想亲眼看看傅秋荻。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母亲曾对她说过,蒋固北和傅秋荻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过从甚密,她想亲眼看看这位让蒋固北“不清不楚”和蒋固北“过从甚密”的傅小姐本人到底有怎样的绝代风华。演出当天,顾南荞却突然有事,景明琛只好找了报社社长沈先生一起做伴。沈先生大名沈蓓,汉口报业尊称一句“针石先生”。《针石日报》是汉口少数几家女性主办的报纸,沈蓓四十余岁年纪,是个孀妇。她不是汉口本地人,是十年前才来的汉口。对于景明琛的邀请,沈先生很高兴,坐在舞台下等戏开场时,她说自己是傅秋荻的影迷,尤其喜欢她的一部戏曲电影《牡丹亭还魂记》。但这次傅秋荻的场子一票难求,她没能买到票,没想到景明琛却有,不仅有,还在前排。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脸上讪笑着没有回答,这两张票她也是托哥哥花了好大力气才搞来的。开玩笑,傅秋荻啊,沪上最受欢迎的电影演员之一,要不是上海打起了仗,要不是这个公益活动,有几个人能这么近距离看傅秋荻演戏?说着说着,沈先生哼起了一段唱词:“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景明琛脑海中蓦然闪现出一道光,像是有人擦亮了火柴又迅速吹熄。她问沈先生:“这段听着好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似的。”沈先生笑了:“这段唱词是昆曲《牡丹亭》里原本就有的,听过有什么稀奇?”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摇摇头:“不对,我从不听昆曲,我家里也没人爱听,我也没看过什么《牡丹亭还魂记》电影的……”她苦思冥想着到底是在哪儿听过这一段,突然间,灯渐次暗下来,沈先生拿手肘轻轻撞她一下:“开场了。”灯光彻底暗下来,红丝绒的幕布拉起,音乐声响起,随着一声震天的炮火,戏开场了。这出话剧的名字叫《华夏孤儿》,讲的是战争中孤儿与母亲分离、流离失所的故事。傅秋荻扮演的是母亲,第一幕戏她并没有出场,尽管台上的人表演得十分精彩,景明琛始终恹恹地提不起精神来。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第一幕戏终于结束,幕布拉上,人群嘈切起来。景明琛听到走向自己这边的脚步声,回头一望,蒋固北正朝她走过来。他在景明琛身旁的空位上坐下,原来这个位子是他的。景明琛的脸有点发烫,她故作镇静地跟他打招呼:“蒋先生,你也来看傅小姐呀?”蒋固北却表情冷淡,只是点了点头。得嘞,这位捉摸不定的“风先生”今天刮的是北风。碰了个冷钉子,景明琛有些羞窘,还好,第二幕戏及时开场了。第二幕戏,傅秋荻终于出场了。她一出场就引发了骚动,尽管她穿着粗布衣裳作农妇打扮,但一露脸,全场就传开了此起彼伏的“傅秋荻啊!”“真的是她!”“她可真漂亮!”……景明琛用余光瞟了一眼蒋固北,蒋固北的嘴角上扬,带着微笑,显然对傅秋荻的受欢迎程度早就了然于心,但还是忍不住为她骄傲。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不禁有些气馁。接下来的时间里,景明琛没有认真把戏看进去,她光顾着仔细看傅秋荻的脸了。傅秋荻可真好看,景明琛见过不少好看的女孩,但没有一个像傅秋荻这样。大姐明琅像雍容华贵的牡丹,二姐明嬛像艳丽扎手的玫瑰。傅秋荻呢?傅秋荻像百合花,白色花瓣嫩黄蕊的那一种,有一种熨帖的温柔。而自己呢?大概顶多像花束里做点缀用的小雏菊。她一边在内心纠结着把自己和傅秋荻进行对比,用傅秋荻把自己踩进尘埃里,一边偷觑蒋固北。蒋固北看戏看得很专注,台上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高高的眉骨、英挺的鼻梁……他是从上海来的,傅秋荻也是,八成他们在上海就认识了吧……演到精彩处,掌声雷动,蒋固北也不吝惜掌声。看到他鼓掌,景明琛也忙不迭地鼓掌装样子。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场戏看下来,景明琛简直要累死了。戏演完谢幕,蒋固北站起身来朝后台走去,连个告别的招呼都没跟景明琛打。景明琛怅然若失地望着他的背影,直到沈先生拍她的肩膀:“走吧。”回去的路上,沈先生对傅秋荻赞不绝口:“傅秋荻果然演技好,演电影好,演话剧也那么好,母子分离那场戏我听见好多人都在抽泣呢。”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问她:“你觉得傅小姐好看吗?如果你是男人,会不会喜欢她?”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先生一脸惊讶:“这还用问?傅秋荻哪儿都好看,头发尤其好看,黑得像泼墨的云,刚才那个角色编麻花辫简直太好看了,我一个女人都要看呆了。她太妩媚、太漂亮了。明琛你剪发前头发比她还好,真是可惜了。”景明琛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刚刚及肩的头发:“长头发才有女人味?”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先生在这一点上是个老派人,不假思索地点头:“那当然。”景明琛的眉毛不禁耷拉了下来。今年武汉的冬天似乎特别长,一直延续到三月还没有结束。三月初的一天,景明琛走出家门,发现外面竟然飘起了雪。漫天大雪里,她看见街头有人推着小推车,小推车上贴着红十字会的标志。还有戴口罩的防疫所人员在他们的小推车上叠放着一具具小小的身体,雪花纷纷落下,覆盖在他们身上……景明琛像是闯入了一个噩梦中,一辆辆小推车从她的身边经过,一个个防疫人员与她擦肩而过,把她撞得左右摇晃,几欲倒下。她的视线落在墙根下,那里蜷着几个难民。他们望着来往的收尸车,那一张张饱受饥饿和寒冷折磨的脸上的表情已经麻木,仿佛贫穷和灾难已经夺走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突然间,她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哭叫声。“不要带走我妹妹!”她回过头,看见一个赤脚单衣的男孩朝着一辆收尸车跑过去,扑在上面不肯让防疫人员把车推走,那小男孩的样子好眼熟……景明琛跑过去,她向那被大雪覆盖的收尸车上一望,就看到了一抹刺眼的鲜红。她向后踉跄两步,扶住墙吐了。小男孩的哭号声越来越小,他被人拖走了,永远和他的妹妹分开了,以死亡的方式。或许他们不久后会再团聚,在天堂,那里没有饥饿和寒冷,孩子们的笑容永远明净。防疫站的人安慰她:“小姐你没事吧?还觉得恶心吗?死人的样子是不好看的。”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没有回答他,她并不是因为觉得恶心才吐……防疫站的人看安慰无效便走开了,景明琛膝盖一软蹲坐在地上,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她蹲在墙角哭了很久,雪花落在她的身上,冷风抽打着她的脸颊。她想起了车上那抹鲜红,那是她的围巾,一个月前她把它送给了那个小女孩,期望能为小女孩抵御一点寒意。然而小女孩还是死了,死在五六岁的年纪。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响起:“你怎么那么爱哭啊,还总在街头哭。”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回过头,蒋固北穿着考究的黑色大衣,围着灰色围巾,帽子下一双眼睛正戏谑地看着自己。一柄黑色大伞撑在自己的头顶,遮住了纷纷落下的雪花。他朝她伸出一只手来,景明琛把手递过去给他握住,他的手真暖和。蒋固北稍一用力把她拉起来,在地上蹲久了,她的双脚已经麻木,没有站稳,一个踉跄一头栽到蒋固北的怀里。蒋固北捂着胸口夸张地后退一步:“三小姐,你的头可真硬啊。”景明琛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吧,这次又是为什么哭?”蒋固北问她。“我看到前段时间我送过围巾的小女孩死了。你看到没有?满大街都是收尸体的车,太惨了。他们背井离乡来到武汉,以为能活下去,但还是被冻死、饿死了。为什么连天地都那么不仁,偏要在三月里降下大雪?如果没有这场雪,或许很多人都不会死,可以熬到春天。到了春天就好了,春天万物生长,靠吃草总也还有条活路。”她一边说一边还在抽泣,说话断断续续的。“蒋先生,你知道吗,小梁军官殉国了。昨天我看到阵亡通知书,他在徐州会战里死了。从前线下来的伤兵告诉我,小梁军官死之前的遗言是:‘我老婆,还有我七岁的儿子。’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的老家在开封,他和老婆关系不好,已经两三年没有回过家了,可是他到死的时候还是惦记着家里。“刚刚看到那个小女孩,我就想起了小梁军官的孩子,河南那边已经打起来了,小梁军官的儿子也会像他们那样变成难民。他会死吗?想到这里,我就很难过。听人家说,日本人在沦陷区抓孩子,抓到了就送去东北或日本。”蒋固北一直在沉默地听她诉说,听到这里,他把一只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安慰她:“会好的,保育院就要开起来了,这些孩子都会得救的。”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像是想到了一条光明的新路:“对,保育院,我要去保育院做老师,我要去开封找到小梁军官的儿子!”说完这句话,她冷不丁打了个嗝。她慌张地捂住嘴,然而嗝却接二连三地从手指的缝隙里顶出来,越紧张就越是打个不停。她双手捂着嘴,窘迫地看着蒋固北。蒋固北憋着笑:“哭多了吸进了太多冷风,你这叫哭嗝。”景明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蒋固北把伞往她手里一塞,大踏步朝路边的炒货店走了过去。景明琛捂着嘴看着他在风雪里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回来,手里捧着一袋糖炒栗子:“吃点栗子或许能把嗝压下去。”她接过袋子,摸出一颗热乎乎、圆滚滚的栗子,边打嗝边费力地剥栗子,剥出一个圆滚滚的栗子肉往嘴里一放,嚼一嚼咽下去,果然好了很多。栗子炒得香甜又软糯,冻坏了的景明琛被这小小的幸福感征服了。她一颗颗吃得香甜,浑然忘却一切。余光不经意地一瞥,看见蒋固北正侧头看着她,嘴角带着笑意。景明琛傻乎乎地举起一颗剥好的栗子:“你要不要吃?”蒋固北笑着摇了摇头。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把伞给景明琛擎着:“我到了,再见。”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巴公房子。蒋固北独自住在这儿,景明琛接过伞,目送他走进去。看着他的背影,她有点迷惘。这个人真奇怪,前几天在明记大舞台,他还装得好像不认识自己,冷淡得让她伤心,现在却又给自己撑了一路的伞,还送了一袋糖炒栗子。谁说只有女人心才似海底针,蒋固北的时冷时热也很耐人琢磨。忽冷忽热,一会儿像南风,一会儿像北风,真是个季风先生。还有……他跟傅秋荻,到底是不是真的……景明琛惆怅了一阵,转身离去。景明琛对蒋固北说自己要去保育院做老师并不是一时冲动,到五月初汉口临时保育院正式成立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名保育院的老师了。为了做这个老师,她和母亲大吵了一架。母亲对她的热情嗤之以鼻:“什么老师,不就是个保姆!你以为小孩子都很可爱?烦起来要人命,你小时候我都想扔了你!”见景明琛“我心如铁”,母亲又换了说辞:“你知道照顾小孩子有多麻烦吗?你会干什么?你从小吃穿行动哪点不是要人伺候,你自己都还是个小孩呢,就别去给人家添乱了。”景明琛就等着她这句话呢!母亲可不知道,在金陵女大那几年,她学的可不只是书本上的知识。第二天,母亲起来时发现她以为十指不沾阳春水、五谷不分的小囡囡已经做好了全家的早餐,还缝补好了昨天扯坏的椅套,尽管针脚蹩脚。母亲只好投降,嘴上却还在逞强:“去两天你就知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了。”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父亲却很欣慰:“我家小囡囡长大了。”因为难以兼顾,她向沈先生辞掉了报社的工作。沈先生对此表示很遗憾,但还是鼓励了她。汉口保育院的孩子多是收留武汉街头的小难民,景明琛特地跑了一趟去找那个失去妹妹的小男孩,却没有找到。如母亲所说,事情确实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这群从街头搜罗来的小难民年纪小、不懂事,也并非她这样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的“文明人”,有的连基本卫生也不懂,景明琛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蓬头垢面的。作为第一家保育院,汉口保育院的成立仪式搞得十分隆重。开院前,有保育院的同仁很紧张,说希望明天能顺利,不要被人捣乱。景明琛觉得很奇怪,问:“谁会来捣乱呀?”她这才知道,原来并非所有人都觉得保育院的成立是件好事,因保育会的发起人是共产党那边的人,不少反共分子都把保育会视为眼中钉。景明琛懵懵懂懂的,翻来覆去了一夜,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怎么还有人在搞内讧呢?开院仪式如期举行,景明琛抱着年龄最小还不满两岁的小难童站在队伍的最后等待入场。她踮起脚,抻长脖子往会场里看,会场里这时已经坐满了人,有各位政要、商人、媒体界人士、外宾……毫无疑问,今天坐在这儿的人都是要掏钱的。她看见了蒋固北,蒋固北西装革履坐在前排,她待会儿进会场的时候应该会经过他的身边……但是,坐在他旁边那个婀娜妩媚的女人是傅秋荻吗?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扭头看了一眼玻璃窗里映出的自己,不施粉黛的一张脸,头发被怀里的小孩抓得乱糟糟的。得,别说小雏菊了,她现在连根狗尾巴草都不如。她紧张地顺了顺头发,又抻了抻衣服。负责人的发言结束,难童队伍开始入场。景明琛走在队尾跟着挪动,越往里走她就越心慌。多凄凉啊,蒋固北即将看到她这副落魄老妈子的德行,而他身边就坐着个绝代佳人!景明琛恓恓惶惶地朝蒋固北越走越近,蒋固北终于看见了她,向她微微点了点头。景明琛高兴起来,她朝蒋固北挥挥手,却突然闻到一股尿骚味。然后便是淅淅沥沥的声音。她托在小孩屁股下的手感到一阵黏糊糊的湿意。这小东西尿了!就在她走过蒋固北身边的时候!人家傅秋荻满身花香,自己却一身尿臭。景明琛都要哭了。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偏偏队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停住了,景明琛就抱着这个尿娃娃停在了蒋固北面前,让蒋固北完完整整、结结实实地目睹了她的尴尬。她低着头不敢看人,直到一条手绢塞到了她的手里。她抬起头,蒋固北正两眼含笑看着她。景明琛的脸一红,队伍终于动了。她长舒一口气,别过脸去抱着孩子仓皇逃窜。景明琛来保育院怀揣着一个目的,那就是去开封找小梁军官的儿子。她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机会。保育院拟定了去战区抢救难童的计划,其中就包括开封一带。听到这个计划,景明琛立刻举手报名。然而当她把这件事情拿到家里的晚饭桌上一说,却遭到了母亲言辞激烈的反对。母亲把碗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没门!你自愿当老妈子去照顾人家的小孩也就算了,还要往战区跑?你知道河南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眼看就要守不住了,开封要被日本人占了!你跑去干什么?去送命啊?”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着急地说:“我有个朋友的孩子在那里……”母亲打断她:“你就惦记着别人的孩子,怎么不想想你也是别人的孩子?”景明琛还想再说些什么,哥哥明宇按住她的手臂使了个眼色,制止了她。景明琛不敢再说。她打定了主意,干脆半夜偷偷溜走,来个先斩后奏,母亲总不能追她到开封去吧?然而她没有想到,知女莫若母,等半夜她想要溜走的时候才发现,她的房门已经被锁上了。景明琛后悔死了,早知道她干脆就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了!她坐在床上,眼睁睁看着天亮起来,门外也喧嚣起来。七点半了,大概大家都已经起来在准备吃早饭了,她“砰砰”地砸门:“我要吃早饭!”母亲的声音中气十足地从楼下传来:“饿一顿死不了!”母亲这是要杜绝一切她想逃走的机会啊,母亲八成跟人打听了,保育院的火车下午就出发,只要挨到下午,车一出发,她就什么法子也没了!景明琛饿着肚子看着时间飞快地过去,离保育院的发车时间越来越近。她听见楼下“红中”“发财”的吆喝声,知道母亲这是怕她逃跑连麻将都不出去打了,干脆叫来一拨人在家打。麻将桌子八成就安在楼梯口呢。突然间,她听到了有节奏的敲墙声。住在她隔壁的是二姐,但二姐在政府做事,最近忙得很,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挂在墙上的电影海报突然被顶了起来,一张卷成卷儿的字条落在地上。这堵墙上有个洞,是她小时候和二姐一起背着父母偷偷挖的。景明琛忙捡起字条,上面写着一行字:从窗户走,下午两点,二楼有人接应,送你去火车站。是哥哥明宇的字迹。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跑到窗边往下看,她不是没想过从窗户逃走,但因为她家住的这幢房子有五层高,也就放弃了念头。现在明宇说二楼有人接应,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她住四楼,只需要下两层就可以,接一接床单,长度正好够用。她一边耳朵听着楼下的动静,一边眼睛盯着钟表,手上撕床单结绳子忙得不亦乐乎。两点到了!她推开窗户,春天温暖的风一涌而入,鼓荡着她旗袍的宽袖口。一瞬间,她突然有了点少女逃家会情郎的刺激感。她想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边顺着床单往下爬,边忍不住念叨起了剧本里的台词。“吵吵闹闹地相爱,亲亲热热地怨恨,无中生有的一切,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永远觉醒的睡眠,否定的存在!我感到爱情正是这么一种东西!”结果她太过得意忘形了,床单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她像个捆在绳子上的吊篮一般晃荡起来,吓得她抓紧了绳子。还好,二楼的窗户及时打开,一双手伸出来抱住她的双腿,把她抱进了房间里。摇晃了半天,直到靠着那人站定,景明琛才看清楚了他的脸:“咦,是你?我哥呢?”蒋固北一边拉着她往楼下跑一边解释:“你哥哥上午在办公室长吁短叹说起你家的‘战争’,恰好我今天也要搭火车去开封,就当送你哥哥一个顺水人情。”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蒋固北接受蒋氏后,明宇大受重用,如今已经是蒋固北的秘书。距离火车发车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他们飞速往火车站赶。蒋固北问景明琛:“你换洗衣服带够了吗?那边的情况很糟糕,你可能要在那儿待上大半个月。”景明琛脸红红地拍了拍自己的小皮箱,心里暗想,这可真像私奔哪。她不禁又哀怨起来,都怪自己当初太冲动,退了亲才觉察到对方是个良人。这下可好,原本能光明正大地做小蒋夫人的,现在只好自己在脑海里幻想私奔。有什么办法呢?自己退的亲,哭着也要承担后果。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车离景家越来越远,景明琛回望一眼,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来到火车站,他们那趟车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发车了。景明琛找到大部队坐下来,蒋固北朝她挥挥手:“我就在那边的包间,有事去那里找我。”火车发动了,她趴在窗子上看外面的景色,面红耳赤地回味着蒋固北双手抱住她腿的那一瞬间。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要是平常这个时间,她家该吃晚饭了。景明琛揉了一把肚子,真饿,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乘务员走过来喊她的名字:“是景明琛小姐吗?那边包间的客人找您有事,希望您能去一下。”蒋固北找她?她跟在那人身后,穿过嘈杂的车厢来到包间门前。推门进去,一股香味瞬间钻进她的鼻子里。蒋固北正斜倚在床上看报,见到她来便说:“你哥哥托我照顾你,吃点东西吧,听说你被景太太关了一天,早饭、午饭都没吃。”景明琛的肚子应景地“咕噜”了一声,蒋固北一笑,意识到不礼貌,又轻咳一声,再度用报纸挡住了自己的脸。蒋固北包间的这一桌饭食就火车旅行来说已经可谓丰盛,景明琛馋得眼睛发绿,嘴巴却还要顾及有陌生男人在场不敢大吞大嚼,幸而蒋固北站起身来:“我去找朋友聊一下天,如果不介意跟陌生男人同处一室,你晚上可以睡在这里。”他一走,景明琛立刻如释重负地狼吞虎咽起来。突然,门又被推开,蒋固北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对了,你哥哥跟我说……”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嘴里塞着一大块蹄髈,和他面面相觑。半晌,他默默地退出去,关上了门。蒋固北再回到包间的时候,景明琛已经睡着了。她躺在沙发上,蜷成一团,像只三花猫。原本盖在身上的薄毯子滑落在地上,蒋固北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毯子轻轻给她盖上。像是觉察到了脚步声,景明琛的眼皮挣扎了一下,露出一条缝来。半晌,她嘴里咕哝了一句听不清楚的话,又闭上了眼睛。经过几天的跋涉,火车终于到达开封,景明琛在火车站和蒋固北分道扬镳。蒋固北去办他的事情,景明琛则跟着抢救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去了战地青年服务团给他们安排的驻地。一安顿下来,景明琛就迫不及待地跑出去找梁亭月的儿子。开封城外已是炮火连天,城里也已经乱成一团。景明琛拦住一个大娘问路,大娘咋舌:“你是外地人?这个节骨眼还来开封做什么?我们城里的人都拼了命地往南跑呢!”但她还是给景明琛指了路,然而景明琛到了以后才发现,那条巷子早空了,没有一户住着人,包括梁亭月家。这是梁亭月记忆里自家的住址,兴许打起仗来后他老婆带着孩子搬去了更安全的地方。这下可麻烦了,景明琛只知道梁夫人姓陈,单名一个醉字。因为她娘家是酿酒的,当初就是因为梁老太爷常去陈家酒坊沽酒,才和陈家定了这门亲事。而梁亭月的儿子,叫梁从文。仅凭这点消息,要在乱成一锅粥的硕大的开封城内寻找两个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接下来的几天,景明琛一边和队友们一起去街上捡孩子,一边打听着陈醉和梁从文的下落,却一无所获。直到第五天晚上,她正在驻地喂孩子吃米粥,突然有人来找她。她放下碗跑出去,为避免成为轰炸的目标,家家熄灯,整个开封城一片黑暗。然而不远处却有一点微弱的光,她朝着那光跑过去,是蒋固北,那点光是他咬在嘴里的烟发出的。她仰望着蒋固北:“你怎么来啦?”蒋固北拿掉烟:“我找到了小梁军官遗孀的住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字条递给她:“就在这个地方。”景明琛大为感动:“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这个?”这几天他们一直没有见面。蒋固北轻轻笑了:“我听人说,这几天开封街上有个外地姑娘,逢人就问认不认识一家姓陈叫陈醉的。”景明琛的脸有点发烫,不服气地嘟囔:“怎么我就偏偏找不着呢。”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蒋固北没有回答,只是含笑看着她。景明琛问他:“你要不要去看看孩子们?”蒋固北拒绝了她:“不了,没带钱。”景明琛的脸一下子红了,她知道蒋固北上次认捐了一百个孩子,还捐了一大笔钱,也知道因为政府拨款不够用,近来商人名流都成了保育院眼里的肥羊。她结结巴巴地解释:“不是,我就是请你参观一下,不是为了要钱……”蒋固北“扑哧”笑了:“逗你玩的,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去看了。”景明琛讪讪地说:“那好吧,再见。”她望着蒋固北走远,他又点燃了一支烟,那点微光在他的嘴边,看在她的眼里,如启明星般夺目耀眼。第二天一早,景明琛就按着蒋固北给的地址找去了陈醉家。如今的开封已经没有一个地方算得上是真正安全,陈醉住在靠近郊外的地方,一条小巷子里。景明琛在巷子外遇见了一个小男孩,正百无聊赖地蹲在巷子口玩石子游戏。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景明琛问他:“小朋友,你知不知道……”那小男孩抬起头来,看到他的脸的一瞬间,景明琛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他长得和小梁军官多像啊,他一定就是从文了。她蹲下来问他:“你是不是从文?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带我去见你妈妈好吗?”从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转身朝巷子里跑,边跑边响亮地喊:“妈!爸爸来找我们了!”她跟着从文走进巷子,陈醉家是一户小院,院子里码放着酒坛子,散发着一股酒香,与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道掺在一起,迷醉而滑稽。从文跑进了屋子里,景明琛不敢造次,就在院子里站着等人出来。过了很久,门才被推开,一个年轻女人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她和景明琛的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景明琛原以为,一个和小梁军官关系不好的酒坊主的女儿应该是粗野泼辣的,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娇娇袅袅、清清秀秀。仗打了这许多日子,她和开封城里其他人一样挨了很久的饿,饿得瘦骨伶仃,穿的旗袍也很旧,但浆洗得很干净。她一脸的傲气,还画了淡妆。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她那么久才出来,原来是在里面化妆,景明琛懵懵懂懂地想。陈醉看她的眼神带着防备,也很刻薄。景明琛忙说明自己的来意:“我是小梁军官的朋友,开封眼看就要守不住了,我来这儿是想接从文去武汉。”陈醉断然拒绝:“我不同意。”她把孩子拉过去,紧紧搂在怀里:“我的孩子,死也要跟我在一起,我不能让人把他带走。”景明琛上前一步劝她:“嫂子……”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没有想到,陈醉竟然一把朝她的脸抓过来。她吃了一惊,往后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陈醉像是发了疯,抓起树下的扫帚就朝她打过来,一边打还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滚”。景明琛双手护住脸,坐在地上不停地倒退,直到听见一句厉声呵斥:“够了!”mTR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