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 第八章 名节

第八章 名节

时间:2018-09-25 17:14:57  来源:《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作者:新渡户稻造;傅松洁;李津

 名节一词含有维护人格尊严和特定的价值判断之意。因此,名节乃武士之特点,因为他们生来就有着身份,也有着义务和尊严,并一直受着特定的教育。虽然那时名誉( Honour )一词并没有被广泛使用,然而“名节”、“体面”、“声名”等词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这三个词,跟《圣经》上的“名”( Name ),希腊语中的“人格”( Personality ),以及声名( Fame )同一意义。名节——“人身上的不朽部分,若缺少了它,人便与禽兽无异”——自然,不能够遭到任何玷污。“你不感到羞耻吗?”“你这样做会被人耻笑的”,以及“多不体面!”这样的话,是对犯了过失的少年的最严重的责骂。打击少年的荣誉心,便触动了他内心中的最敏感部分,因为他甚至早在母腹中,就已经受着注重名誉的熏陶和培养。名誉是与强烈的家族观念紧紧相连的,所以,说在母腹中受熏陶,绝对不是过分的说法。巴尔扎克就曾说过,“社会若没有了家族作为联结方式,就失去了所谓名誉的约束力量。”确实,我也认为如此。羞耻的感觉是人类道德达到自觉必不可少的,人类可以此自律。所以我认为,偷食禁果带给人的最严重和最早来临的惩罚,并不是荆棘的道路和失去乐园的艰辛,也不是生育的痛苦,而是羞耻感的发生。再也没有更让人悲伤的历史时刻了,当最初的母亲夏娃喘息着,用颤抖的手指捏住粗糙的针缝起几片无花果叶子做成衣服,而沮丧的父亲在一旁观看……由于不服从,这个最不甜美的果实一直跟随着我们,以超乎异常的顽固与人类相纠缠。人类的缝纫技术已经非常的高明,但仍不能把一条遮羞布缝得完美无缺。著名的武士新井白石在他的少年时代就拒绝任何轻微的侮辱,他说,“不名誉的事情就好像树上的疤,它决不会随着时间消逝,反而会越来越扩大”,道理的确如此。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卡莱尔曾说:“羞耻感是一切德行以及道德之父”,而孟子也早已说过,“羞恶之心,义之端也。”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日本的文学中,虽然没有一个像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中的经典片段,借诺夫克之口,滔滔不绝地讲出羞耻感的意义,但却一直体现着对羞耻的巨大恐惧。羞耻感像一把利刃,悬挂在武士的头顶,让他们震憾,恐惧,甚至略有病态。在武士道的训条之下,有时会有一些没有任何用处的事,由于名誉的原因,而被做出。由于一些极琐屑的事情,甚至只是想像中的一点侮辱,易怒的武士就拔出剑来拼杀,挑起争斗,甚至白白送掉性命。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商人没有任何恶意地提醒一位武士,说他背上有一只虱子。这个商人立即被武士的朴刀砍成了两截。原因是,在武士看来,虱子是寄生在禽兽身上的东西,怎么能说他这样高贵的武士身上有虱子呢?那不与骂他是禽兽无异?——这故事非常荒谬,也许并不可信。但是,这故事广为流传,至少说明了几点:( 1 ),武士有时会拿这个来震慑老百姓,让他们相信武士易怒和珍重名誉、不可侵犯;( 2 ),实际上,武士的名节被滥用;( 3 ),在武士当中,一种极强烈的名节观念得以发展。拿这个荒谬的例子来指责整个武士道的缺陷,自然是不公平的,这正如在宗教中也存在妄信,宗教审判中也存在伪善,但不能据此来指责上帝的教诲。可是,一个宗教狂比起单单喝醉了发酒疯的人,其偏执有着更多的理由,在武士对于名节的极度敏感当中,你是否也可以发现其中有真正的德行的影子?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关于名节的训导容易引起过分的敏感,甚至让人陷入病态的过火行为,但是,武士道还有着宽恕的精神、忍耐的教诲。因一点小刺激而发怒,是要被骂做“急躁”的。日本有古语说,“忍所不能忍,方为真忍。”德川家训中便道,“人之生平,宛若负重行远,无须匆忙。……忍字当头,方得长久。……宁责己,勿责人。”而留下家训的德川家康先生,他的一生,可以说为这句话做了极好的注解。某狂歌师(狂歌,即江户后期流行于民间的滑稽“和歌”)曾以狂歌的形式,总结了日本历史上三位名人说话的语风。织田信长是,“杜鹃,你须要叫,不叫,就杀了你!”丰臣秀吉是,“杜鹃,你若是不叫,我就要逼你了。”而德川却是,“杜鹃,你若不叫,我就候在这里,你早晚会叫的。”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孟子也极为尊尚隐忍和坚持。他曾表达过这样的意思,“虽袒裼裸裎于我侧,而焉能浼我哉!”(你用裸体走在我旁边的方式来侮辱我,尽管如此,我并不为你所损伤。)在另一处(《孟子·公孙丑上》),他还曾说,因为小事而发怒的行为,君子当为此感到羞愧;只有因违背了大义而愤怒,才真正能称得上是义愤。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是怎样达到真正的谦和,不须斗争,自有威名的呢!从一些著名武士的言论中,我们可以得知他们如何达到如此修为。小河立所说:“不需要对别人中伤自己的话做出反驳,只消去自省自己是否做到了有信义。”熊泽藩山则说:“别人愤怒的事,不消去愤怒,别人去怨责,亦无须怨责,无怨无怒无欲,就可以做到心境平和无忧扰。”高贵的武士西乡南洲,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上述境界,羞耻二字,一看到他的面容,就逃遁得无影无踪了。就是这位武士曾经说过,“道法自然,人之行道,不过在于法效天地。而天把仁爱施与众生,施与我与施与人都无差别,因此我爱人的心,也应当与爱自己的心一样。人不应当以人为对照,而应法效天道。以无为而有为,不责人,仅检验自己的心意而已,斯足矣。”这些言论的崇高,都让我们想起了基督。在道德实践方面,自然发生的信仰与主指示下的宗教,在其深邃方面,何其接近。这些言论,并不仅仅是言论而已,它是这些神圣的武士的实践,是现实而真切的经验。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们必须知道,能够达到这样的道德高度,能够做到宽容、忍耐、仁爱的高尚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并且,名节究竟是个什么概念,至今仍很难下定义。只有少数才能和德行出众的人,意识到了名节事实上并非仅是某种境遇下的产物,而是在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尽力完成的。在读书的时候,学习过孟子的话,“欲贵者,人之同心也。人人有贵于己者,弗思耳。人之所贵者,非良贵也。赵孟所贵者,赵孟能贱之。”(此段话表达的意思是,人人都渴望富贵,然而富贵并不是永久可靠的,并且追逐富贵的道路永远没个完。)然而,到真正行动的时候,却忘掉了这句话的教诲,仍旧是一个汲汲于功名的人物。或为了一点小侮辱而与人动刀,或拼死报复敌家。这些不过是为了得到世俗的称赏。而真正的名节是人生的至善,惟此才是应当追逐的目标,而并非富贵或者干枯的知识。许多少年一旦出了家门,心中便立下重誓,除非显身扬名,否则决不踏回家门一步。而许多功名心重的母亲,也逼迫自己的儿子衣锦还乡,否则就不再见他。为了成名,为了荣耀,少年武士甘受各种严酷的考验,从精神到身体。大家都知道,如果少年成名,将来会得到越积越多的荣耀。在围攻大阪的战役中,德川家的一个儿子被安排在后方军队中,尽管他非常渴望进入先锋队。城池陷落后,他不禁痛苦。一位老兵安慰他说,“这一次的事无须着急,在您漫长的一生中,类似的事还会发生多次。”德川家的这位公子怒视着老兵,说,“难道我十三岁的好年华还会再来吗?”假如得不到荣耀,那生命也就没了意义。甚至,为了比生命更重大的荣耀,武士们可以平静地赴死。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宝贵的生命可以为很多事牺牲,而其中最重大的事,就是一个“忠”字。在封建道德交织成的均匀的拱形门中,它是最中间的那块拱石。Du6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