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 第九章 忠之道

第九章 忠之道

时间:2018-09-25 17:15:11  来源:《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作者:新渡户稻造;傅松洁;李津

 封建社会中的多数道德,都可以在其他阶级建立的社会以及其他的伦理体系中找到其对应物,而这个“忠”,却是其特有的。忠,即对长上热诚地服从和恭敬,独具封建社会的特点。据我所知,忠诚是联系一个团体的道德纽带,在各种境遇、各色人等中间,甚至盗窃团伙也需要对他们的头领忠心不二,比如《雾都孤儿》里面的费金。但是,只有在武士道的一系列训条中,忠诚有着至高无上的重要性。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中批评封建社会臣下的忠诚,是忠心于某个君主而并非是对国家的义务。因此,忠诚不过是一种捆缚性的关系,建立在不合理的原则之上。虽然如此,黑格尔那伟大的同胞俾斯麦却极力地夸耀德国人忠诚的品质,但其原因却不是由于这是他们国家的美德,而是因为相对于整个封建社会,骑士道这种东西借由忠诚的维系而最晚衰亡。在美国的情况是人人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爱尔兰人更进一步演绎,认为自己比别人还都好些。因此,日本国民的忠君观念,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好的,但并不应当受到过度的鼓励。很久以前,孟德斯鸠便发出感叹,比利牛斯山这边所认为是正确的事,在那一边就是错的。最近发生的德雷弗斯事件就证明了这点,法兰西的正义得不到声张,越过比利牛斯山,就落入了谬误的圈套。同样,我国国民所认为的正义,在其他国度也受到普遍的反对,或不加重视与理睬,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的观点是谬误的,而只是不受他们的看重而已。他们或者没有注意到它,或者这完全是因为我国已经把这种真理发展得太高,远远超越了其他国家的水平。中国的儒家把儿子对父母的孝道看得至高无上,在日本,第一位的美德却是对君主的忠心。美国宗教家格里菲司在《日本的宗教》一书中,就持这样的观点。我在此举个例子,在这个故事中,主人公与式威的君主共同患难,从而名垂青史。其情节,与莎士比亚的戏剧相似。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主人公,就是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靳原道真。由于遭遇嫉妒,他被人诬谗,逐出京城。但冷酷的仇家并不就此罢休,要继续对他斩草除根,四处搜查他的幼子,并已经获知这幼子的确切所在,是被靳原的旧臣源藏在一个寺庙的私塾里藏匿了起来。于是,源藏接到了限期交出靳原的幼子的首级的命令。他于是想到要去寻找一个替身。他在寺庙里逡巡,用深深的目光凝视那些正在读书的孩子们,看能不能找到长得像幼主的人。可是,这些长自乡下的孩子,没有一个稍微有一点幼主的气质,他不禁绝望。这时他的救主出现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妇人,带着一个与幼主年龄相仿的漂亮孩子,请求入学。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少年长得正像是幼主。而母亲和少年都早已知道这一点,并且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一同在自家的密室里立了誓,少年预备献上他的生命,而母亲把后半生对儿子的思念放了上去。表面上,却不露声色。源藏并不知道这些,但是,他第一眼看见那个酷似幼主的孩子,就已经做出了决定。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现在,替罪的羔羊已经上了祭坛……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还是让我来告诉你故事的结局。——那天,松王丸作为负责检验首级的官员,来到了源藏那里。源藏手握利刃,心直望外跳,替身的首级能瞒天过海吗?如果不能,那就要给检验的官员来上一刀,然后自己自杀了。松王丸把面前的首级扳过来看了一下面孔,仔细地端详了半天,才用冷冰冰的语气宣布,“不假。”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晚上,在那安静的家中,曾经去过寺庙的母亲焦急地等待着。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儿子得到了怎样的命运。她的儿子已经不在了,她却热切地望着大门,期待着儿子的爷爷,也就是她的公公到来。她的公公长期受到靳原家的照顾,如今靳原流放,她的丈夫去侍奉恩人的敌人。虽心有不甘,却必须效忠于自己的新主人。但如今,他的儿子可以替他为一家人的主公效力了。祖父被授予辨认幼主首级的任务,因为他与靳原一家熟悉,认得那小孩子的面孔。这天,他一生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到家中,还没有跨过门槛,就涕泪交流地对儿媳妇说,“你高兴吧!你的儿子已经效忠了!”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明就里的读者会大喊道,“残酷!”只是孩子的父母商量了一下,便一家人合谋牺牲了自己无辜的儿子。但是,请读者注意,这个孩子是完全自愿去做出牺牲的。这个替死的故事与《创世纪》中的亚伯拉罕献上以撒同样著名,但并不比亚伯拉罕的故事包含更多的让人不舒服的因素。不管是真实的天使还是内心的天使,不管这使令能不能用耳朵听见,都唤起了彻底的谦恭和服从。——我还是来继续前面的话吧。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西方,由于信仰的是个人主义,即使是父子、夫妻之间,也把每个人的利益划分得清清楚楚,于是,每个人对他人的义务,也就相对比较少。但在日本的武士道当中,每个成员与其家族,都是完全不可分割的整体,维系这种关系的不是利益,而是爱——自然的爱,本能的爱,不可抗拒的爱。武士道把义务和爱合二为一,是其高尚之处。就连动物也能够出于本能的爱去赴死,就连收税人也会去爱给他们的爱以相应回报的人,而武士则与二者有根本的不同。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赖山洋在他的著作《日本外史》中,曾叙述过平安末期的武将平重盛的事情。父亲的叛逆行为让他的内心掀起了剧烈的斗争,“欲忠则不能行孝,欲孝则不能全忠。”赖山非常可怜平重盛,这个人最后只得向上天祈祷让自己死,好摆脱这个忠孝不能两全的悲惨处境。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事实上,许多如平重盛这样处在感情和义务交锋中的人,都经历了剧烈的痛苦。在西方,不论是莎士比亚,还是《旧约》,都没有提出过相当于我国的“孝”的这个概念。日本的武士当面临如上的冲突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对主君的“忠”。母亲们也会支持儿子,为主君牺牲一切。英王查理一世时,温德姆一家的三个儿子都在保卫英王的战斗中战死,有人去安慰三个儿子的母亲,而她却说,“我不后悔将三个儿子献给国王,如果我还有儿子,我仍然会让他去为国王战死。”日本武士的母亲和妻子绝对不会比这位母亲逊色,她们会决然地选择“忠”,帮助儿子为了忠义献出自己的生命。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的观念中,国家是先于个人的,个人只是国家的一部分,并为国家而诞生,因此,个人应当为国家的兴亡而不惮于捐躯,而国家合法的掌权者,事实上替换了这个国家的概念。西方也有人抱持这样的观点,比如亚里士多德和一些近代的社会学家。苏格拉底也曾在他的书中提到这个问题,当时,他被关进监狱,却有逃走的机会。他站在国家的位置上说,“你本是由我诞生、由我抚养、由我教育的,你和你的祖先,都不过是我的儿子或奴仆!”以此作为他不逃走的理由。而这话当中所表达的意思,在我国国民看来,是最正常不过。因为这就是武士道的本来用意。只不过,在日本,国家与法律通过具体的人来体现。日本的伦理就是从这个政治因素上产生的。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宾塞在他的《伦理学原理》中,把“忠”定义为政治服从,并认定它只有有限的职能。他的意思指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可能永远地尽忠下去。但是,这个“一朝”也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何况我国国歌里有“当弹丸小石变成了满布青苔的磐石”这样的话,虽然君主代代不同,但是整个封建王朝有着神圣的根基。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宾塞先生于是预言道,政治服从会被听从良心的命令代替。如果他的推理正确,那么“忠”的品质是否就消失了呢?我们其实是从一个主人转到了另一个主人,从手持权柄的统治者转到了内心神圣的王。因为忠心与尊崇,实在是人心的本能。几年前,斯宾塞的弟子曾就此问题争论,引起日本知识界的恐慌。他们对斯宾塞的理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们热心地维护对皇室的忠诚,而责难基督徒对上帝的发誓,有些不彻底的味道。他们事实上缺乏辩才,却摆出了诡辩家的架势,逻辑陈腐,缺乏提炼。事实上,日本人能够做到“把恺撒的东西给恺撒,把上帝的东西给上帝”,“侍奉二主而不亲此疏彼”。苏格拉底就做到了这一点,他拒绝对自己的“邪思异想”做出任何更正,并为遵从律法而从容赴死。他生时完全按照内心的指令行动,而他的死则是遵从国家命令的结果。国家居然去跟良心抢夺对一个公民的指挥权,这就是这个故事的可悲之处。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武士道并不如此。托马斯·莫雷的诗句表述了同样的思想: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君!我伏于您的足下,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您献上我的生命,却不能奉献我的耻辱,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的责任是去死!为您尽忠,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即使我死,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也不能让墓碑上的名字,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留给耻辱来糟蹋。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些迎合主君的妄念的人,以及那些违背自己的良心侍奉主君的人,在武士道中是被鄙弃的。他们被蔑称为“佞臣”。莎士比亚的《奥塞罗》中,伊阿古有一段著名的独白,他说: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一班奴才,他们卑躬屈节,惟命是从,甘心套着那锁链,出卖自己的一生,活像他主人的驴子。……”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以及: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另外有种人,他们表面上装得忠心耿耿,骨子里却是处处替自己打算。……”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确实存在这两种臣子,一种近似于驴子的老实人,脖子上套着锁链,并不在乎自己虚度一生,处处低三下四;以及表面上忠心耿耿的人。而真正的臣下的服从与这两种佞臣的“忠”有质的区别。他应当用自己的手段来匡正君主的错误,就像李尔王的臣下肯特那样。当进谏不被接受的时候,应当做进一步的行动。这种情况下,武士通常会以死进谏,表明忠诚,并以此唤起主君的明智与良心。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生命是其忠诚的最后保障,理想就是名誉。而这,正是武士的全部教育与训练的核心部分。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Ady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