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 第十二章 自杀与复仇

第十二章 自杀与复仇

时间:2018-09-25 17:15:38  来源:《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作者:新渡户稻造;傅松洁;李津

 武士道的这两项内容:切腹自杀与复仇,经常被许多国外的研究者提及。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先说自杀。首先,我的范围限定在剖腹。它意味着用刀剖开自己的肚子。对于外国人来说,他们听到这个词的第一个反应是尖叫,“剖腹?多么残酷!多么愚蠢!”外国人认为这是奇怪的行为,但熟悉莎士比亚的人会有所不同。莎士比亚的戏剧中,布鲁东有一句台词,“请恺撒的灵魂复活,帮助我把剑刺入自己的腹部!”在现代,也有一位英国诗人,在他的诗《亚洲的光明》中写到剑穿透女王腹部的情景,但是,并没有人指责他违反了礼仪,或者用语粗俗。在热那亚的罗瑟宫中,有一副伽图之死的名画,是大师古尔基的作品。读过伽图《绝命歌》的读者,应该不会嘲笑那把剑深深插入他的腹中的场景。在日本的国民心中,这是最高尚的死法,令人想起许多动人的哀情。因此,在日本,没有人会对切腹的事情感到不快,无论是嘲笑还是厌恶,都绝对不可能发生。死亡的样子虽然难看,但其中有和悦、伟大、平静的精神在,就给这死法带来了崇高的意味,使它成为新生的象征。同样的道理,耶稣死在其上的十字架,成为了征服世界的标志。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切腹在日本成为被人接受的死亡方式,并不仅仅因为选择这个死法的崇高的武士的精神,还跟古代的解剖学观念有关。在那时,人们认为,身体的这个部位是爱情与灵魂安放的所在。《创世纪》当中就有摩西的话,“约瑟为其弟肠内如焚”;同样,《诗篇》中,大卫向我主祈祷时,也提到了他的“肠子”;以塞亚和耶利米以及其他古代的巫师都提到过“肠鸣”。这些对灵魂寓于腹部的信仰,都跟日本自古流行的说法相同。闪族人把肝、肾以及周围的脂肪当做灵魂的所在。日本语的“腹”字,在生理上包含的范围比希腊人的“ PHREN ”和“ THUMOS ”要大很多,但是,在认定人的灵魂在肚子里面的观念上,日本人和希腊人是一样的。这种想法不仅在古代很常见,就连法国最优秀的哲学家笛卡儿,也有“灵魂存在于松果腺”之说。解剖学上众说纷纭的 VENTRE 这个词,在生理上的概念是“腹部”,至今仍有“勇气”之意;法语的 ENTRAILLES (腹部)也有爱情、怜悯等意思。这种信仰,比起把心脏看做是感情中枢的偏见,更要科学一些。罗密欧向修道士打听了以后,才知道“在这个臭皮囊的哪个部位住着人的名字”,而日本人早就清楚这点。现代的神经学说提出,腹部脊髓与腰部脊髓交感后,能够对脑部的神经中枢产生强烈的刺激。明白了这些精神生理学的背景,切腹的合理性也就得到了证明。“我已把我的灵魂居住的地方剖开了,请您自己来看吧,里面是污浊的,还是清白的?!请您自己看一看吧。”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要误解,以为我在从宗教或道德的观点出发,赞同自杀的行为。不过,许多自绝生命的人,确实是出于强烈的荣誉心。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名誉尽失,惟死才得其解脱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死将拯救人于耻辱之中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多少人出于与加思的这首诗一模一样的思路,欣然将生命轻抛!当涉及到名誉的问题,武士道以死为解决许多复杂问题的惟一出路,尤其是当涉及到名誉时。因此,许多具有强烈名誉感的武士认为,自然死是一件平庸、没有志气的事,比不上热心追求得到的死。我想,即使对于善良的基督徒,伽图、布鲁图、佩特罗尼厄斯,以及其他古代的圣人,他们结束自己在地上的生命的崇高态度,也是值得称赏的吧?如果他足够坦率,他一定会承认自己所感觉到的魅力。说哲学家的始祖苏格拉底的死半是自杀,也未尝不可。他的弟子记载下来当时的情景,他是可以逃走的,但他却选择了留下来,服从国家的命令——并且,他非常清楚这个命令在道德上是错的——当死时,他拿着毒酒杯,从中滴了几滴毒液来告慰神灵。难道我们从这样的态度中,分辨不出清晰的自杀的意向吗?对他执行的刑法没有任何强制的手段,尽管审判官的判决是坚决的:“你必须死,并且自己来亲手执行死刑。”如果说,自杀的概念纯粹就是,用自己的手杀死自己,那么,毫无疑问,苏格拉底就是自杀。但是,没有人会指责他犯了自杀的罪过,那个厌恶自杀的柏拉图,决不可能承认他的老师是自杀者。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读者已经了解到,切腹并不单纯是一种自杀的手段,而是一种法律上和礼法上的惯例。作为封建时代的产物,它是武士用来抵罪、悔过、免耻、赎友,或者自证的方法。当它作为法律上的刑罚方法时,它的施行竟也相当的庄严。这种异常冷酷的自杀方式,没有沉着的态度和极端的镇定,任何人也不能实行,因此它是特别适合于武士的。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即使出于考古学的需要,我也想在这里研究和探讨一下这个已被废除的仪式。不过,先于我,已经有人这样做过了。由于我将提到的这本书的读者不多,所以我不妨在这里做一个较长的摘引。米特弗德的著作《旧日本的故事》中,从某罕见的文献中翻译出一段理论文字,随后描写了一个他所目击的例子。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们(七个外国代表)由验尸官带领走进了即将执行仪式的寺庙的正殿。景象相当森严。屋顶很高,黑色大柱支撑四角,天棚上垂下金光闪闪的装饰物和巨大的金色灯笼。高高的佛坛前面,安设了一个三四寸高的坐席,铺着美丽的榻榻米和红毛毯。相隔不远,高高的烛台散发着幽明的光线,凭这一点亮色,可以看到行刑的过程。七个日本验尸官坐在左边,七个外国验尸官坐在右边。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气氛相当紧张,过了几分钟,泷善三郎穿着麻布礼服走进了正殿。他 32 岁,是个器宇不凡的男子汉,“介错”(又称“断头人”,切腹自杀执行的现场协助切腹者割下头颅的人)和三个穿金色刺绣无袖罩衫的官员陪伴着他。必须说明的是,“介错”并非刽子手,这个任务是高尚的义务,通常是由罪人的亲属或是友人担任。两者之间,与其说是刽子手与囚犯的关系,不如说是助手和当事人的关系。这次的“介错”是泷善三郎的弟子,是一位剑术高超的人,从几位友人当中被挑选出来。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泷善三郎,身边跟着“介错”,缓步走到日本验尸官那里,行了个礼,然后来到外国验尸官这边,也行了个礼,态度极其郑重。每次都被报以同等恭敬的答礼。泷善三郎安静地,然而态度庄严地走向了高座,在佛坛前跪拜,然后背向佛坛,端坐在毛毯上,“介错”坐在他的左边。三个陪伴官员中间的一人,将用白纸包着的“胁差”放在三宝(也就是向神佛进贡时使用的带座的方木盒)上,走到前面。“胁差”是日本人使用的一种短刀,长九寸五分,其刀尖和刀刃锋利无比。这个官员行礼之后,便将“胁差”递给了罪人。罪人毕恭毕敬地接过,用双手将它上举头顶,然后放在面前。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再一次郑重行礼之后,泷善三郎,他的声音显示出某种由于自己犯下过错而产生的踌躇,但音调和脸色都全无变化地说道: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罪责在我,一看到他们逃跑,便莽撞地下达了向神户的外国人开枪的命令。现在,罪人将承担全部的责任,谨切腹谢罪。请各位检验,偏劳了。”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再一次行礼完毕,泷善三郎褪下上衣,裸露到腰,为不致仰倒,按照惯例,小心地将袖子掖在膝盖下面。因为,高贵的日本武士死时的姿势,必定是向前伏而死。他沉思了一会儿,便坚决地拿起面前的短刀,好像用尽全部爱怜地看着它,看来他在集中念头,但很快,他的刀便深深地刺入左腹,又慢慢拉向右腹,又拉回来,然后向上一划。在这非常痛苦的过程中,他的面部表情毫无变化。他拔出短刀,身体屈倒在前面,伸出了脖子。这时,痛苦的表情才浮现在他的脸上,但是,仍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时,一直蹲在他旁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整个过程的“介错”,不慌不忙地站起来,高高举起大刀,随着刀光一闪,喀嚓一声,罪人便身首异处了。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场上一片寂静,惟一的声音是从前面的尸首内咕嘟咕嘟的血流声,想到这头的主人刚才还是一个勇猛刚毅的男子汉,感觉很是恐怖。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介错”匍匐行礼,取出事先备好的白纸,擦干净了刀,走下高座。那把血染的大刀被当做砍头的证据,被郑重地收走了。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时,两个朝廷的官员离开他们的座位,来到外国验尸官面前,说对泷善三郎的处罚已经如期执行了,请去验尸。仪式于是结束,我们站起来离开了寺庙。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要在我国的文学作品或是纪实作品中,找到关于切腹情景的描写,简直是举不胜举。现在我再举一个实例。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左近和内记两兄弟,哥哥 24 岁,弟弟 17 岁,为报杀父之仇,打算杀死德川家康,但他们一进入军营,就被抓获了。老将军赞赏这前来刺杀他的两兄弟的勇气,下令让他们以荣誉的方式死。被处死的人包括他们一家的所有男人,甚至 8 岁的孩子——最小的弟弟八磨也不例外。他们三人被带到作为刑场的寺庙,由一个在场的医生做了如下的笔记: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他们并排坐在等死的座位上时,左近对幼弟说,‘八磨,你先切腹吧,我好看看你的切法是不是正确。’弟弟说,他还没有见过切腹,要等着看哥哥切的样子,他好模仿着做。哥哥含泪笑道,‘说的好,刚强的小家伙,你不愧是父亲的儿子!’于是,八磨被安排坐在两个哥哥中间。左近一边将刀扎进了左腹,对弟弟说,‘弟弟,你看见了吧?切得太深了,就会向后面倒,跪好了向前俯冲一下。’内记也一样,一边切腹一边对弟弟说,‘切的时候眼睛要睁开,否则脸色就会难看,像晦气的女人。即使气力用尽了,也要鼓起勇气将刀再拉回来。’八磨看到哥哥们的示范,当两人都咽气之后,也镇静地褪下上衣,照着两位的样子,漂漂亮亮地完成了切腹。”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既然切腹是一项殊荣,与此相关的后果是造成了这种死法的滥用。为了一些不近情理的事,或者一些不值得去死的小事,一些热血上头的青年便如飞蛾扑火,自动赴死。因混乱而迷乱的动机切腹的武士,比因一时激动进尼姑院的人还多。生命是不值得珍惜的,按照名誉的观点来说。然而,可悲的是,名誉这块纯金中经常被掺入杂质。在但丁的《神曲·地狱》中,第七圈拥挤着自杀者,在这里,日本的人口密度肯定不能与其他任何国家可比。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而,在武士道的训诫中,着急赴死跟以死献媚,都是卑怯的做法。而一位真正的武士的做法应该是这样的:他屡战屡败,从野地到深山,从森林到洞穴,孑然一身,饥肠辘辘,躲在阴暗的树洞中,刀刃折了,弓箭尽了——这种状况,跟那最卓越的罗马人(布鲁图)在自刎之时所遭遇的一模一样——然而,真正的武士将认为在此时死是卑怯的,他们这时的忍耐可以与基督的圣徒媲美,他以这样的诗句勉励自己: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尽管来扑灭我吧,忧愁!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让你看看我的力量有多长久!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便是武士道所教导的:以忍耐和良知来应付一切灾难、困惑,并且无穷无尽地忍受。正如孟子的话,“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执行天命的死亡,是名誉的事情,而为逃避天命去死,则是真正的不名誉。托马斯·布朗爵士的书《医学宗教》当中,有一段话与武士道的要求完全一致。在此引述如下: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蔑视死是勇敢的,然而在生比死更为艰难的情况下,真正的勇敢是敢于活下去。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 17 世纪的一位僧人的俏皮话则是这样说的,那些平时能说会道的武士,从来不想真的去死,一到关键时候,就全躲得无影无踪了!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以及: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旦有真的死的勇气,不论是真田的枪,还是为朝的剑,与勇士相比,都是软弱的。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些话,表明我国国民与耶稣基督的圣殿前的箴言无比贴近——“为我失去生命者得救。”尽管有很多人致力于扩大基督徒和异教徒之间的差别,但这两三个例证当中,就可以看出人类道德的一致性。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于是,我们现在知道,武士道的自杀制度,并非如很多人想像的那样,被滥用到不合理和野蛮的程度。之后我们来看由这个传统派生出来的复仇制度——此制度也被称为报仇,它是否有值得称道之处。这个问题我将简略地讨论。因为跟日本人的复仇相类似的复仇制度——或说习惯——曾在一切民族中盛行,并且直到今天还存在一些类似的流俗。比如决斗,或者私刑。在最近的德雷弗斯案件中,不是还有一位美国军官为了为德雷弗斯复仇,向埃思特哈兹提出了决斗吗?正如在没有婚姻制度的不开化的种族中,通奸并不是罪孽,女子的贞洁只有仰仗情人嫉妒的程度来维系。同样,在没有刑法的时代,杀人并不犯罪,而社会的秩序仰仗被害者亲属的复仇行动。贺拉斯回答奥塞里斯的问题,“世界上最美的事物是什么”道,“为父报仇。”——日本人要在这个回答上补充一句:“为主君报仇。”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复仇这种行为当中包含着正义感,复仇者有着这样的逻辑,“我父亲是善良的,他不该死,而杀他的人则是犯下了滔天的大错。我父亲本人也决不可能漠视这样的恶行,使做坏事的人不再为恶,是我父亲的意志,也是天的意志。他让我的父亲流了血,我也一定要让杀人者流血,因为我是父亲的骨肉,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是一种简单化的逻辑,正如我们所知,哈姆雷特的逻辑也并不比这个更深刻,但尽管如此,这样的逻辑当中还是有着人类天生的平等感与正义感的驱使。“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们的复仇感正如同精确的数学计算,必须要算到天平的两端平衡,或是方程式两端相等。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犹太教当中有主管嫉妒的神明,希腊神话中也有着复仇女神涅墨西斯,复仇的行动可以被神灵所庇护。在武士这里,复仇的制度构成一种伦理法庭,那些普通法律无法审判的事,将在这里得到公正的判决。著名的 47 武士的主君被判决为死罪,并没有上级法院供他上诉,于是他忠贞的家臣们就将这事诉诸当时惟一的、至高无上的法庭:复仇。最后,普通律法将他们定了罪,但是民众却有着本能的、另一准则的评判标准,于是他们成为永垂不朽的英雄,至今在泉岳寺的坟墓当中,接受着后人的瞻仰。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中国的老子教导人要以德报怨,然而孔子则提倡“直道”,也就是正义,其影响盖过了老子。不过,为恩人或是长上的复仇被认为是正义的,为自己的,或是妻子的,则不可行,应当对所受的损害忍气吞声。因此,日本的武士完全同情为祖国复仇的汉尼拔,却根本瞧不上为妻复仇的詹姆士·汉密尔顿的行为——此人怀带着从妻子坟头采集的一把土,以激励自己去刺杀摄政王默里。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切腹与复仇的举动,自完善的刑法法典颁布之日起,全都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于是,美丽少女女扮男装为父母报仇的浪漫传奇,以及去追杀家族仇敌的惨烈故事,全都不再会有。宫本武藏的游侠经历,也便成为往事。只剩下纪律严明的警察去搜捕犯人,以及正义的法律之手在起作用。因为正义已可以得到伸张,因此无须复仇这一举动。按照一位新英格兰牧师的说法,复仇不过是“一种用牺牲者的鲜血来满足自己出于压制而萌生的渴望”的话,那刑法当中存在的惩罚杀人者的戒律,将使此种行动绝迹吧?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切腹的事,虽然已不再是一种制度,但仍有此种行为不断发生。并且,今后也难免会继续发生下去。事实上,信仰自杀者在全世界以惊人的速度增加,许多无痛的、又不费时间的自杀方法也就得以流行,然而,自杀学方面的专家默塞里教授的主张是“倘若以最痛苦的方式施行自杀,需要长时间忍受折磨,那么这种自杀的行为,有百分之九十九是出于偏执、疯癫,或是病态的兴奋。”然而,正规的切腹却并非出于如上理由,施行切腹需要的是极端的冷静。斯特拉罕教授在他的作品《自杀与疯癫》当中,将自杀分为:合理的,真正的;与不合理的两类,切腹无疑是前一类型的最佳代表。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从这些残酷的制度和武士道的整体倾向来看,刀与剑在武士的生活和纪律当中有极重要的位置。刀,就是武士之魂。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iGm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