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 第十六章 武士道在今天

第十六章 武士道在今天

时间:2018-09-25 17:16:43  来源:《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作者:新渡户稻造;傅松洁;李津

 在日本,是否西方文明的输入和扩展已经抹杀了那自古以来武士道影响的痕迹?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一个国家的灵魂如果这样容易就死亡的话,那是多么不幸的事情。很容易就被外来的影响消除掉了,这样的文明势必是贫弱的文明。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构成国民深层心理的机制,具有稳固的特性,它就像鸟类的喙、鱼的鳍、食肉动物的牙齿那样,是规定特定生物的性质的特征性标识。勒本先生的《民族心理学》当中,对这一问题论述道,“知识上的发现的成绩为整个人类所共有,然而论及性格上的优势与劣处,则专属于各个民族,并相当之坚固,如同岩石一般,虽然几个世纪的滔滔波浪不停地冲刷它的外壳,也不过是磨去了一点点的小小的棱角。”这个论定语言相当华靡,且有失于肤浅,这也是勒本先生这本近著的整体风格。然而谈到构成民族遗产的民族性格问题,确实值得深思。这种公式式的论断,早在勒本先生之前多年,就已经被提出过,并为西奥多·卫茨和休·默里所推翻。研究构成武士道的各种德行的时候,我曾经广泛地翻阅欧洲的典籍,发现任何一种德行都并非是武士道所专有。尽管如此,诸种德行一起构成的复合体,却千真万确是独一无二的。这个复合体,爱默森称它为“所有伟大的力的合力”;而这位康科德的哲学家(指爱默森——译者注)却并不像勒本那样,把这个“力”看做是属于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而主张使“各国的最有力的属性相互结合,通过最强有力的人物相互之间的理解而取得一致,这种特性普及开来,终将变得相当容易辨认,就好像是使用了共济会的暗号一样”。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性格在我国国民身上的烙印,虽然不能说是“特定生物的特殊标识”,但无疑使这个特定民族保持了生命力。即使是物理意义上的“力”,既然已经维持了 700 年,它所具备的巨大能量,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失殆尽。即使是仅仅通过遗传来传播,它的影响也已经到达了广大的范围。想想看,根据法国经济学家谢松的算法,假定一个世纪将产生三代人,那么,现存的每个人血管中都会有着生活于 1000 年前的 2000 万人的血。于是,我们的兄弟,那如耕牛般在大地上耕种的农夫,其血管中有着好几个时代的千万人的血液。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的影响虽不知不觉,却难以抵挡,深远之至,影响着每个人,创建新的日本的革命先驱吉田松阴,在临刑时咏下的诗歌,是日本民族的真实写照,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虽知种下粮食,便能得到收成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却必定要做那无果之事,大和魂!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因此,武士道确定无疑地是我国过去、现在和未来生机勃勃的原动力。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兰色姆说,“在今天,存在三个日本,——尚未死亡的旧日本,仅具精神轮廓的新日本,以及面临最苦闷的危机的过渡时期的日本。”在许多方面,尤其是在有形的国家形式和制度上,这句话无疑是对的;然而,在日本的伦理观念方面,却需要做出若干的修正。武士道作为旧日本的产物,曾对旧日本的精神建设做出贡献,目前仍是过渡时期日本的指导原则,并终将还是形成新日本的根本力量。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王政复古风暴与国民维新当中,那些掌握我国命运的舵手,都是在武士道影响下成长,并不知道另有其他教诲的日本人。近来,有几位作者试图证明基督教的传教士对新日本的建设作出了显著的贡献,我虽不乐意将荣誉奉献给功臣,然而,善良的传教士却显然不在此列。《圣经》的训诫是,应将荣誉归于他人,似乎他们更应当听从这个,而不是提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非分要求。我个人的看法是,我相信基督教的传教士爱日本的心,并且,他们也确实在日本的教育尤其是道德教育领域,从事着伟大的事业。但是,归根到底,圣灵是属于神秘领域的,传教士只是他们并不一定得当的喉舌。并且,到现在为止,他们的作用在新日本的性格形成上,可谓是微乎其微。因此,不论这影响是好还是坏,推动日本性格发展的,还是淳乎淳的武士道。无论是现代日本的建设者佐久间象山、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还是伊藤博文、大隈重信、阪恒退助等还活着的杰出人物,解读他们的生平,都可以知道他们的全部思想和行动都出于武士道的影响。作为远东问题的专家,亨利·诺曼宣称,日本与其他东方的专制国家的不同之处在于,“有一种极为严格、高级并正义的东西,在国民当中影响极大,甚至是支配着国民的性格。”这是真正了解日本的话,并触及到了日本建设新社会和实现将来的发展的根本问题。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全世界都知道,日本在起着巨大的变化。在这种全社会性的大规模事业中,会有各式各样的精神力量参与进来。然而,其中最主要的,当首推武士道。当日本进行对外开放之时,当在生活各个方面进行改造之时,当西方的政治和科学开始起示范作用时,指导我们的最主要的动力不是物质资源的开发和财富增加的吸引,也不是对西方的模仿。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精通东方制度的汤森先生曾经说过,“我们经常的说法是欧洲影响了日本,却不知这个岛国的变化动力来源于他自身。并非是欧洲给日本以教育,而是日本自发从欧洲学习方法,应用到它的建设中并获得了成功。正如几年前土耳其从欧洲进口了大炮,日本也源源不断地从欧洲输入设备与科学。确切地说,这并非是一种来自欧洲的影响,正如欧洲也从中国进口茶叶,却不能说中国的茶叶影响了欧洲一样。”同时他又问道,“欧洲可以自问,有没有出现过改造了日本的来自欧洲的传教士、哲学家、政治家或宣传者?”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汤森先生意识到日本改革的动力存在于日本国民的心中,是他的卓识;而如果他进一步进入日本国民的心中,就会发现这个动力正是武士道。日本人绝不能容忍被视为劣等民族,这种强烈的意识是最为强大的动机。而如何发展产业、引进技术,只是改革过程中的具体策略而已。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今天,仍然存在着武士道的巨大影响,只稍浮光掠影地看一下日本人的生活模式,就可以很清楚这一点。最了解日本人的外国人——小泉八云,在他的书中,描写了他所熟悉的日本人的内心活动;读他的书时,你将很深切地认识到,那些确实都是植根于武士道的产物。武士道的遗产表现为:在日本,无论何地,人们都极为重视礼节,这是众所周知的,毋庸赘述;在甲午中日战争中,证明了日本人虽然身材矮小,但是耐战、有勇气、不屈不挠。很多人都提出,没有人如日本的国民一样,是忠君爱国的典范。确实,武士道赐予日本的这些品质,使之举世无比。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另一方面,日本国民的缺点,也需要武士道来负责任。我国缺乏深邃的哲学——许多青年在科学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取得世界性的声誉;但是在哲学领域,却始终没有出现什么人才——其原因也当归结为在武士道的熏陶下,忽视了对于玄思的训练。武士道使日本的国民有重感情、易激动、名誉感强烈等特点,外国人经常批评我们妄尊自大,也许正是这种名誉心发展到病态的结果。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外国客人来日本旅行,经常可以看到手持书杖、高举书本,蓬头垢面、旁若无人地在大道上行走的青年人,那些正是所谓“书生”,即傲慢的学生。对他们而言,天地都仿佛太小,容不下他们飞扬的才气。他们在近乎空中楼阁的处境中看待人生与世界问题,眼中燃着功名之火,内心充满对知识的渴求,思索着玄之又玄的理论。虽然贫穷,但毫不为意,相反,财富反而有可能是桎梏,束缚了他的品性的发展。他们的身上同时有着忠君爱国的强烈意识,发誓要保卫日本的名誉,是武士道的最后孑遗。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在今天,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正如我在前面所说,这影响并不为人知觉,虽沉默,但深远。国民的心一旦为早已深藏其中的理念所召令,无不响应。同样的概念,用翻译过来的新名词表达,总不如用旧武士道的词语表达能够深入人心。就好像基督的一个迷途的羔羊,任凭牧师用尽他的忠告,他仍不能摆脱罪恶的深渊;这时惟有他自己曾经在主前宣誓过的一切能唤醒他,使主的光辉重新降临于他。“忠义”一词,能够唤醒一切高尚的感情。在一所学校里,学生因对一位教授的不满而长期罢课,校长只提出了两个简单的质问,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校长的问题是,“假如诸君的教授是个有价值的人,诸君不应该尊敬他吗?假如他没有价值,那诸君去推倒一个将倒的人,这难道是男子汉的作为吗?”起初,大家罢课是因为这位教授水平有限,但是,校长的问题涉及到道德,与之相比,才能只是小事。只稍唤起武士道所植根于人们心中的感情,就可完成新日本的道德教育。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基督教的传教士之所以在日本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功,归根到底也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日本的历史,不了解武士道。有的传教士认为,“没有必要去关心异教徒的历史!”于是,他们的宗教离开了别的民族长达几个世纪培养起的习惯。嘲笑一国的历史吗?他们根本不知,任何一国的历史,甚至是没有文字可传的非洲土著的历史,也都是上帝的手亲自写就的,是人类共同历史的一部分。就连已经灭亡的种族的典籍,也应当悉心去研究。在一颗虔诚的心那里,只要略具哲学素质,就会知道,每个人种都是上帝亲手缔造,无论黑或者白,上帝造出他们的肤色,同时也写就他们的历史。以此做一个比喻:黄色人种就是上帝用金色的象形文字写下了珍贵的一页!传教士看不到这个,他们的主张是基督教与此无关。但是,我的观点是,基督教由来已久,历史古老,可以包纳各种文明,假如传教士使用了为一国国民所熟悉的语言,假如他使用的语言本就在本国国民的道德词典之内,那么,不论他在哪个国家传教,都会很容易地被人所接受。美式或者英式的基督教——比起最初的耶稣基督的教诲和恩宠,可以附加了很多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自大的成分——在武士道这个日本的本土之树上,只是一根嫁接过来的嫩弱的树枝。福音的宣传者难道想要拔掉这棵大树,而在荒地上重新播种吗?曾经有过教会成功的例子,他们在某些土著那里,既骗取了财富,又灭绝了种族的文化。但是,这样的方法在日本是完全行不通的!——那是不可能的,假如耶稣基督在世,他也不会这样做。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位虔诚的基督徒和深邃的学者乔伊特曾说过下面的话,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世界上的人被分为异教徒和基督徒,却没有人去考察前者身上仍然隐藏着多少善,后者身上依然隐藏着多少恶。我们拿自己的最善与邻人的最恶相比,拿基督的理想跟异教的腐败相比,这做法并不公平,况且我们在不停地汇集一切能说明自己宗教优越的事和一切贬低其他宗教的事。”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是,我们可以指责个人做法的谬误,却不能忽视全部传教士所信仰的倾向,我们在考虑武士道的将来的时候,必定要考虑这样的倾向。因此,武士道的繁华将过去了。有许多征兆显示出,它的地位岌岌可危。同时,许多强大的势力正在试图将它摧毁。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2Jh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