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艺术 > 《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 第十七章 武士道的前景

第十七章 武士道的前景

时间:2018-09-25 17:16:55  来源:《武士道:影响日本最深的精神文化》  作者:新渡户稻造;傅松洁;李津

 历史很少提供像骑士道与武士道这种相互之间可资比较的东西,后者的命运,将是前者的重演。圣·佩拉曾叙述过骑士道灭亡时的情形,这些细节并不适用于武士道。但是,中世纪以及其后,摧毁骑士制度与骑士道的种种比较重要因素,也将同样地作用于武士道。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欧洲的情况与日本显著不同的一点是,在欧洲,封建制度结束后,它的产儿骑士便为教会所豢养,从而延长了骑士道的生命;而在日本,并没有能够养育武士道的宗教组织。在其母体封建制度结束后,武士道便成为彻彻底底的孤儿,它必须独自寻找自己所能依傍的事物。也许军队可以成为它的庇护,但是,我们都知道,现代的战争对武士道的壮大不会起到多大作用。在武士道的初期,神道曾帮助过它,然而神道自己已经衰老。中国古代圣贤的影响已经被边沁、米洱式毫无根基的伪学者代替,他们为讨好现时的好战和排他的倾向,为它们提供了适合它胃口的享乐主义的伦理学说。这些东西也是速朽的,很快他们的声音就只有在那种低级报纸的专栏里才会出现了。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各种力量和权威都在威胁着武士道。正如维布伦说的,那种现存的“礼仪没落,存在于各个产业阶级之间的繁复的礼法不复存在,生活充分世俗化,使一切稍具感受力的人都认为,这是过去文明的最大的破害者”。单是汹涌澎湃的民主主义大潮,就足以消灭武士道的残余。因为民主主义反对任何形式的集权,而武士道却正是这样一种由垄断了知识与道德话语权的人组成的、决定整个社会道德取向的集权。现代化的社会以平等和社会大生产来对抗阶级精神,而武士道却正如弗里曼所批评,充满着阶级精神。现代社会中,标榜的是统一精神,决不容许一种“为了特权阶级的利益,而出现的对某些个体的限制,并使他们承担义务”。再加上教育的普及,产业技术的发展,财富的整体增长和城市生活日益成为主导,于是,很明显,无论是武士的刀,还是剑,不论它们多么锐利,都不再有用武之地。旧的国家在名誉的基础上建立,并靠着名誉来维系,这样的国家被称为名誉国家,或者依据卡莱尔的说法,可以称为英雄国家。这样的国家,正在沦为玩弄法律的诡辩家和满口胡言的政治家手中的玩物。有思想的拜伦在谈到特里萨和安地冈尼( 17 世纪小说中的人物,荷兰猛将的爱人和国王莪底弗斯的女儿)时,他说,“诞生她们的热情行动的环境已经永远消逝。”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到武士身上。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悲啊!武士的德行!可悲!武士的骄傲!漫天锣鼓声中,那人世道德的黄金时代,伴随着国王和将军们的死亡,永远地失去了。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说这一段历史给了我们一些教训,那无非就是:建立在武功之上的国家,不论是斯巴达那样的城邦,还是罗马那样帝国,都不会保存永远的光荣。虽然人的天性中普遍有好勇和斗争的成分,但这并不是人性的全部。除了斗争的本能,还有更为神圣的一切,比如,爱。神道、孟子、王阳明都曾经提到过这个字,并把它作为教导的核心,是我们大家都熟知的。但是,武士道以及一切建立在军事基础上的伦理体系,却过分浸淫于直接的、实际的各种问题,以至于忘掉了比这些更高出一些的爱的事实。今天的道德对我们的要求,比当初武士的使命更加广阔。随着人生观的广阔化,民主主义的发展,国民对于国家的知识的增进,孔子的“仁”,佛家的“恕”,都应当被加入到这个体系中来,并直到基督的“爱”。人不再是“臣民”,而是“公民”,或者,比“公民”这个概念更大,人回到了“人”本身。虽然战争的阴影仍然存在,但每个人都向往着和平。一部世界史最终证明的是,温和的人最终成为了大地的主人。出卖和平的人,赞同侵略的人,放弃为产业进步做出努力,而站在好战主义立场上的人,终归做的是一些赔本的买卖。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社会已经进步,如今不是单纯反对武士道的问题,整个社会的潮流已经完全站在了武士道的反面。武士道的光荣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确切指出这个时间是困难的,正如我们也不能确定它的影响从何时开始一样。对此,米勒博士的看法是,骑士道结束于法国的亨利二世死于一场决斗的 1559 年;与此相似,在日本,武士道结束于 1870 年(明治三年)的废藩置县那一事件上。在这个标志性的事件之后 5 年后,废刀令下,“无条件地拥有一生的恩宠、国家拥有价值低廉的国防、举世推举男子汉的情操,英雄事业从来不缺乏它的追随者”的旧时代于是结束了,“诡辩家、经济学家和政客”的新时代开始了。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人曾预言道,以武士道为基石的封建道德将迅速如城堡般塌陷,变为灰烬一般,而新的道德则如不死鸟,将引导日本前行,并建立新秩序。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个预言已经实现。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并且它一定会发生,只是,不要忘记,不死鸟是从死亡的灰烬当中重新获得生命。它不是候鸟,也不能借别人的翅膀飞翔。“上帝之国即在汝等当中”,这圣经里的话证明,它是原初就有的,它并不来自高山之巅,也不来自大洋彼岸。《古兰经》中也说,“真主赐给各国国民以讲其国语言的预言者。”确实,神道中存在日本人能够理解并证实的一切,它由日本人的心灵中生出,在武士道中开花结果。可悲的是,花朵还没有结出果实,武士道的时代就要结束。我们虽然已经做出种种努力,向四面八方寻找光明,寻找能够替代它的美、力量和慰藉,却始终徒劳无功。无论是功利主义,还是惟物论,它们那计较得失的哲学体系,成为灵魂残缺者的诡辩。而有足够的力量跟这两个体系抗争的,则只有神学中的基督之光。与基督教相比,武士道的现状真可谓是“冒了烟的亚麻杆”,然而,按照救世主的看法,我们不应当把这余烬熄灭,而是让它重新燃烧。武士道跟基督的早期圣徒、希伯莱的预言家们(如以塞亚、耶利米、阿莫斯和哈巴谷)相似,注重统治者、官吏、公民的道德行为,而基督教的道德则是关于基督徒个人的。随着个人主义在道德方面的势力增长,个人主义终将成为主导。尼采肯定的专制的、集权的、自我肯定的主人道德,跟武士道有某些接近之处。但是,如果我的看法没有曲解他,那他(尼采)在这一看法当中搀杂了若干病态的因素。也许他只是以此来反抗拿撒勒人的故做谦逊和自我否定的奴隶道德。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基督教和惟物主义(功利主义)——或者还原成所谓希伯莱主义和希腊主义——将瓜分世界。比他们势力弱些的道德体系将与他们当中的某一方靠拢。由于它们本身无确定的教义或者公式可循,因此将失去他们的主体地位,其状态正好像樱花在清晨的和风中飘散一样。但它们不会完全灭绝。斯多葛主义灭亡了吗?它的体系已经灭亡,但仍存在斯多葛式的美德。在世界的很多方面——西方的哲学,文明的律法,都可以感到它的影响。只要人们还有理想,并为其奋斗不息,只要他努力让灵魂压倒他的肉体,便有伟大的斯多葛精神的闪光。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武士道作为伦理体系会消失,但武士道的影响不会在人间消亡。武士道的武功和文德也许会消除殆尽它的影响,但它的光荣将永存。正如武士道的象征——美丽的樱花,当它被风吹得四散,仍旧留有芬芳,祝福人类,把美好带到人间。很多个世纪以后,也许武士道的全部习惯已经不见,甚至它的名字也不再为人提起,但仍旧会留有芬芳的气息,从那眺望也眺望不到的遥远的山冈上传来。正如一位教友派诗人在美丽的诗歌中吟唱的那样,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芬芳不知从何处来/却令旅人感恩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停住脚步,除去帽子/接受空中的祝福Usf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