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政民生 > 中国周刊2016年12期 > 连云港一群呵护天空翅膀的人

连云港一群呵护天空翅膀的人

时间:2016-12-20 13:13:24  来源:中国周刊2016年12期  作者:春长

  作为《镜花缘》《西游记》文化发源地,以“花果山”闻名的连云港,是一座山、海、港、城相依相拥的城市,素有“东海第一胜境”之称。这里风光旖旎、环境优美,拥有江苏省大面积滨海湿地、海洋滩涂,境内通榆运河生态渔业发达,自古以来就享有“鱼米之乡”之称。近年来,这里的港口经济也是风生水起,成为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首个节点城市、丝绸之路经济带东方桥头堡,名列中国十大海港之一。

连云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在临洪口地区寻找着鸟网、鸟笼和捕野鸭的窝棚,并进行销毁。
  然而,令人感到惊讶、遗憾的是,一座如此富有魅力的城市,在大力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的今天,却仍然上演着鸟类频频遭受猎杀的惨状。 
  借助湿地偷猎鸟类的区域,非连云港独有,但随着群众环保意识的增强,作为连云港“肾”地、“肺”地,当地政府执法部门应该有果敢的行动,而不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仅仅让志愿者担当。 
  “再这样下去,那些前来湿地停留、栖息的候鸟会越来越少甚至绝迹。”连云港市连云区野生动物鸟类保护协会秘书长陈迪海说起自己和同伴们近三年来的护鸟经历,痛心疾首。 
  志愿者们已经有无数次看到那些被铁丝网、地笼网、钢管网夹住的生灵,发出凄厉的鸣叫声,这些候鸟是看中连云港优美湿地环境中丰茂的水草、鲜美的鱼虾才来路过栖息,它们中有的尚处于热恋、有的已值繁殖期、有的还拖儿带女。它们那美丽的身躯,永远躺倒在芦苇丛、泥浆里,被偷猎者拿下后送往各地餐馆。 
  “野鸭最多,还有白脸琵鹭、反嘴鹬、黑尾塍鹬、大鹈鹕、猫头鹰以及天鹅等,许多鸟类都是稀罕物种,属于国家保护动物。仅近两年第一次来到连云港的世界濒危鸟类就有震旦鸦雀、卷羽鹈鹕和黑脸琵鹭。至今共发现鸟类40科129种。”陈迪海对记者说。但就是有那么一批人,这些年来一直居住在芦苇丛中,搭建工棚,配备捕鸟工具,日夜守候。陈迪海在市场暗访,从鸟贩子的口中了解到本地一只野鸭的收购价根据大小在50元至120元不等,大雁一只从700元到1500元不等,而猎捕者半年能抓各类鸟上千只,市场需求量大、销赃十分方便,一年赚五万到十几万的养鱼人都感叹自己不如常年在此捕鸭的偷猎者赚得多。
连云区农林局接到协会志愿者举报,在范广登局长的带领下清理了临洪口捕鸟人窝棚。解救了96只野鸭和野鸭媒子。HD1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了制止偷猎者的恶劣行径,陈迪海不但自己到鸟类栖息区域日夜蹲守,还动员身边环保志愿者一起加入护鸟行动,连云港的护鸟志愿者已有80多人,涉及各个行业。 
  在各界热心人士的积极奔走下,2015年12月20日,连云港市成立了连云区野生动物鸟类保护协会,陈迪海被推举为协会秘书长。自此,志愿者更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护鸟例行巡视。 
  在巡视中他们发现除了水中的鸟笼鸟网,在山中悬崖峭壁岩石上,还发现了用插在岩石中4-5米长的钢管挂起的15米长的捕鸟网,上面挂着数不清的鸟尸,有一些奄奄一息的还在挣扎。志愿者看到此景不顾一切爬上峭壁要拆除鸟网。“脚边就是悬崖,稍微不小心,就有意外发生,但大家都没退缩。”陈迪海告诉记者,仅海州区吴窑村孔望山一脉,连云港市野生动物鸟类保护协会共拆除鸟网3处,每张网15到20米,挂网钢管4至5米。海州区吴窑村,这一片美丽村落,有着淳朴的民风和浓厚的乡情,却总是暗藏着杀机。 
  根据湿地一带养鱼户的反映:有个姓姚的偷猎者,带着妻子已经在小东关湿地捕野鸭近20年,非常狡猾,已经有好多野生动物死在他们夫妻手里;他们躲在暗处,用望远镜只要看到陌生的人和车,就会躲在茫茫芦苇荡中,只要抓不到现场证据,他们死活也不承认猎杀野鸭,没有证据警方也无可奈何。为获取证据,经济并不富裕的陈迪海,花费7600元买来航拍器,赶到水塘边航拍,以获取偷猎者的证据。 
  有一次,环保志愿者范博和陈迪海发现了一个捕鸟人的窝点。他们拍视频取证、打电话报警。捕鸟人恼羞成怒,拿起菜刀冲向范博,捕鸟人的同伙也拿着铁锹冲了过来。在扭打中范博被捕鸟人推到鱼塘里,捕鸟人趁机把30多只野鸭放走。上岸后范博浑身湿漉漉,眼睛因为被捕鸟人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已红肿了。 
  2016年11月9日,连云港市赣榆区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赣榆区刘口边防派出所民警和护鸟志愿者一起,开展为期40天“清网行动”。 
  在行动中大家进一步发现,猎捕野鸭的塘深一般50-80厘米,捕野鸭的网设置在对面的芦苇丛中,芦苇丛中的诱捕器发出低频率的声音,在水面放上剪掉大翎的野鸭媒子作伪装,吸引还上空的成群野鸭前来觅食、栖息。非法犯罪份子只要看到野鸭和候鸟降落于水塘水面上,便拉动竹板子,隐藏在水面下的网就从水里弹起合拢,将野鸭夹住,成为了餐桌上的野味。 
  行动组工作人员踏着泥泞的道路深入湿地,找到了偷猎者栖身的窝棚,上面用塑料布和帆布围住,下面铺着木板,里面有鸣鸟器、矿灯、棉被和各种食物,生活用品应有尽用。为杜绝后患,每到一处,工作人员都对非法猎捕野鸭人的窝棚进行现场捣毁。 
  随着陈迪海和其他志愿者巡逻加剧,所拍摄到的盗猎者的照片屡屡在朋友圈暴走,拍摄时,偷猎者会奔过来用泥巴遮住相机镜头,并威胁他“小心脑袋”,丧心病狂的偷猎者甚至打来电话多次恫吓。对此,陈迪海毫不畏惧,还请来当地的电视台进行曝光。 
  “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和教育,临洪口湿地东面的捕鸟人,已全部撤离了。”陈迪海欣慰地说。而且,他们还根据捕鸟人的家庭情况,以AA制形式去原捕鸟人家里面慰问,帮助他们解决生计、再就业等方面的困难。 
  不要让偷猎者继续隐藏罪恶,觊觎飞翔者的价值,不要使美丽的生命遭受捕杀、虐杀,有时,夕阳为何如此孤独、凄美,因为缺少了翅膀的衬托、振作。陈迪海期望,连云港市的湿地不是野鸭的“地狱”,而是鸟儿的“天堂”。HD1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