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政民生 > 中国周刊2016年12期 > “鸟菩萨”刘懿丹

“鸟菩萨”刘懿丹

时间:2016-12-20 13:15:12  来源:中国周刊2016年12期  作者:吴通清

  2016年11月22日,山东滕州,寒潮袭来,最低气温已降至零下六度。 
  凌晨两点钟,刘懿丹才结束在派出所的举报笔录,冒着冷雨赶到几十块钱一间的招待所里,给自己倒上一杯开水,用手捂着取暖。 
  刘懿丹,被誉为“鸟菩萨”和“护鸟铁娘子”。称之为“鸟菩萨”,是因为几年来,经由她及其护鸟团队之手,数以万计的野生鸟类得以从捕鸟网、兽夹及盗卖者的笼子里解救出来,让它们重返野外的家园。说她是“铁娘子”,是因为她为了护鸟,常年奔波在野外,拆网、举报和制止盗猎、放生、宣讲“野生动物保护法”……有着铁人般的精神信念。 
  跟着候鸟迁徙的路线,一路跟随、护送。从天津出发,经河北,进入山东。这一趟,她已经出来半个月了。

刘懿丹在天津巡逻,拆除鸟网,解救鸟类。
  有候鸟的地方就有她 
  11月初,辞别八旬老母,刘懿丹带着几名护鸟志愿者出了门,第一站是河北白洋淀。白洋淀是候鸟重要迁徙地之一,号称“候鸟天堂”,有着国家一级、二级保护鸟类几十余种。然而,当地非法捕鸟的现象时有发生。曾经有人举报当地芦苇荡里到处潜藏着千米捕鸟网的现象。而这种现象的背后便是人类的口食之欲。 
  有人统计,仅在当地某县境内的白洋淀景区转一圈,周围大大小小的野味店就不下百家。每年在野味店餐桌上被消灭的鸟类数以万计。令刘懿丹特别反感的是,当地野味店有一道招牌菜,菜名就叫“野味一锅飞”,里面掺煮着大雁、野鸭、斑鸠及骨顶鸡等野生鸟类,令人唏嘘。 
  在当地志愿者的协助下,刘懿丹一行五人轻车熟路地逐一摸查,共拆除捕鸟网万余米。遗憾的是,已有15只野生鸟类已经死去。其中就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松雀鹰和长耳鸮。他们还发现了九个捕猎点,向当地派出所举报后,予以捣毁。在一处被投毒的水面,发现了两只被毒死的骨顶鸡。 
  拆网的任务实在很艰巨。因为盗猎者一般在深夜下诱捕机,可以凭响声判断地点。于是,他们也选择晚上出击,从9点开始,一直要拆到第二天凌晨两点以后,争分夺秒,手指都被冻麻了。等回到简陋的招待所,都几乎没有力气洗漱了,倒头便睡,恢复体力晚上再战。 
  伴随着候鸟的来来往往,天气也越来越冷。中途,刘懿丹回了一趟天津,添些衣物。特别是钱用完了,又得回去筹资。 
  开展护鸟行动的花费,都是靠众筹及募捐获得。她是学佛之人,佛友一直众筹支持她。 
  2014年9月之前,她主要从事的是放生,从鸟贩子手里买下来,再予以放生。仅当年,经由她之手,就放生了20余万只,花费善款50余万元。 
  随着她对野生鸟类捕猎贩卖链条的逐步深入了解,她逐渐认识到光靠放生实在远远不够。于是,她想到了借助媒体的力量。 
  2014年9月,央视东方时空根据刘懿丹等人提供的线索,曝光了天津候鸟交易猖獗的情况。一个月后,直接促成天津市出台了《陆生野生动物禁猎区禁猎期通告》(每年3月-5月、9月-11月为天津市禁猎期)。 
  津门一战,让她声名鹊起,身边逐渐围聚起全国各地的护鸟志愿者,一些爱心组织也给予募捐。 
  有了经费,她开始以天津为起点,沿着候鸟的路线,向全国延伸。 
  出远门护鸟,最大的问题还是善款。这些经费仅仅是在外吃饭、住宿及加油所需,他们住的地方仅为50元至80元的小旅馆,吃的也简单,以饱肚子为原则。如此,经费还是捉襟见肘,她希望能得到更多人士及企业的帮助和支持。她在微信里写道:“有了你们的参与,才有鸟儿快乐、自由飞翔的无网天空。” 
  有法可依执法应严 
  结束白洋淀反盗猎行动后,刘懿丹一行又向山东进发。 
  在莘县,据她观察,当地捕鸟、玩鸟之风令人愕然,不仅手上提笼架鸟(多为画眉),腰里还扎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着鹌鹑。有人公然在村后及自家屋顶上下网捕鸟。笼子里的画眉撞得头破血流,而鹌鹑一部分被用来卖到餐馆,一部分则被用来逗着玩。 
  他们也去过阳谷县,发现并没有莘县的这种现象。 
  她分析,那些盗猎者的心理:一方面很多地方根本就没人来管,也没有志愿者来举报,“民不告,官不究”,犯罪成本很低,买张网花不了几个钱,就可以捕猎到很多鸟,收入可观。另一方面,就像游戏,既实惠,又有乐子。有人更是把杀害野生动物在网上炫耀,已经近乎变态。 
  他们决定向莘县的这种陋习开战。在当地志愿者的配合下,他们每发现一起就举报一起,经得干警的授权后,果断拆除捕猎装置。至目前止,经举报后,配合当地森林公安前后拆除20个捕猎点,拆除鸟网和扣网七千多米。共收缴捕猎的诱捕鸟机20多个。晚上在拆网时,发现了四个捕猎人,经举报后,当地森林公安赶到捕猎人家,收缴了鹌鹑两只。在两处房顶盗猎网里救助鸟儿四只,举报了两个非法交易市场,配合森林公安联合执法收缴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长耳鸮一只,画眉45只,此外另有黄候鵐、黄雀、黑尾腊嘴雀、百灵鹌鹑等。目前,在当地共解救了百余只活鸟。 
  刘懿丹介绍,对他们的行动,当地政府部门还是非常配合,凡举报的案例都进行了认真处理,每村还安排了巡视员,开展违法捕猎自查。她认为,这也跟全国开展保护候鸟越冬的“清网行动”有关。 
  不过,谈及几年来护鸟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她还是认为有些地方的执法人员存在不作为的现象。自己都不懂《野生动物保护法》,更谈不上落实了。她说:“有时候,报警了,警察出警却不下车,下车不下地,说不归他们管。” 
  此外,她认为,目前对野生动物保护这块,法律还是存在着一些空白点,需要更加地完善,比如对收购及贩卖野生动物的行为,并没有制定相应严格的惩治措施,致使那些收购及贩卖野生动物者不要付出多大的违法成本,加上一些地方执法不严,抓住后顶多把鸟放走,不能对其个人采取法律措施。致使违法捕猎没有多大风险,促成有些人把它当作养家糊口的职业,一干就是很多年。她希望,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能更加完善,能更有力地打击贩卖、收购行为,降低量刑门槛。 
  一路行来,最让她难忘的还是第一次给他们作报道的央视记者,直接促成天津相关执法条件的落地执行,其效果显而易见。“这样,咱们就有法可依了,护鸟行动的障碍也越来越少。只要有国家的重视,保护野生动物的任务就一定能够完成。”她欣慰地说道。 
  带动全家参与护鸟 
  今年已是50岁的刘懿丹干起拆网的活儿来,利索、干脆、有劲道,丝毫不亚于那些年轻的志愿者。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干了一天的活身上哪儿都疼,只是一旦投入到护鸟工作中,她又满血复活。 
  看到她又要出远门,80岁的老母亲又叨唠了:“你就不怕累,不能歇一歇吗?” 
  今年8月份,她开始去东北巡护,候鸟已开始在那里迁徙。4个月来,她一直没有休息,老母亲非常心疼她,说“你都成铁人”了。 
  谈及有人称她为“护鸟铁娘子”。她说:“并不是说我有铁人的身体,而是我有铁人的那种精神,我希望通过我的这种精神来激发更多人保护野生动物,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最初,她的家人并不理解她。 
  她知道,光用嘴巴,是说服不了家人的。她就通过行动来感染他们。最开始,她把受伤的鸟带到家里,放在厅堂里、窗台上,能飞的便到处飞,到处拉,家里脏得不像样子。刚开始家人也很不欢喜。随着她在护理鸟儿的同时,讲述背后的感人故事,以及看到她从事这项工作过程中的充实劲儿,家人慢慢接受并跟她心气相通,并最终走上了跟她一起护鸟的行列,她的家人都成为她护鸟团队中的成员。 
  谈及心愿,她说: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保护生态环境,关注与我们一起共生存的野生动物,保护它们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保护自己。 
  结束莘县的护鸟行动后,他们一行又开往滕州。 
  再过一阵子,她又得赶回白洋淀了。因为到那时候,天鹅、灰鹤等候鸟即将到来,她要去给它们护航。qqQ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