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文摘 > 《爱格》B版2017年11期 > 亿万星辰远

亿万星辰远

时间:2018-01-06 21:40:25  来源:《爱格》B版2017年11期  作者:未水芜洇

 “原始反射是人类的先天反射,将新生儿放入水里,他们就会下意识地在水中做出正确的游泳动作,仿佛他们天生就会游泳。然而奇妙的是,六个月后,此反射便会逐渐消失。长大之后,他们反而不知道怎么游泳,有些甚至会不小心溺死在水里……”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读得入迷.但耳朵却依旧敏锐又警觉。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听到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时,她连忙将手中这本旧得发黄的线装本藏到了抽屉里,而后点了—下面前的电脑,将因长时间未使用而进入休眠状态的界面唤醒,熟练地点开一个官方网站上的新闻视频。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这一系列动作娴熟又利落,显然是个“惯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芭芭拉一进来,看到的就是她端坐在书桌前认真看着新闻视频里长官讲话的画面。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小姐,这是你前两天吵着想吃的欧培拉蛋糕,伊莱长官临出门前特意嘱咐我让厨房做这种小甜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看着视频里的人,那个β星帝国行政指挥官身边最信任、最得力的执行长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张如刀刻雕塑般的脸在苛刻的镜头里也显得那样完美无缺,怪不得会成为整个β星帝国人眼中最庄严神圣、最璀璨明亮的人。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确切地说,是智能机器人。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的,在这里,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智能机器人,能够自主思考、自主控制、自主行为的高级智能机器人。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时代的机器人,已经仿真得同人类外形并无二致。他们也有骨骼、血液、皮肤,甚至还有逼真的心跳和呼吸。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是一个被智能机器人统治的时代。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这颗β星,是距离那颗蓝星不远的人造星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晴朗无云的天气里,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从天上看到地球上蓝色海洋和褐色陆地的交界线。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时常想,那里应该是很漂亮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只是很可惜,那颗星球现在只是他们智能机器人统治之下的一颗殖民星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作为劣等公民,人类在这个智能机器人统治的时代基本没有什么地位,甚至连帝国宪法都规定,禁止智能机器人跟人类等劣等生物有超出寻常的接触。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也因此,在这里有关于人类的一切都是被禁止的,包括有关于他们的书刊、影像及其他一切。所以.艾米丽只能一个人躲起来看。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打发走了芭芭拉,她重新拉开抽屉,将藏在最深处的那本旧得发黄的古书拿在手中。她有些害怕自己看得太投入会忘了警觉周遭的一切,想了想,便躲进了衣柜。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一向做惯了这种事情,熟门熟路地将自己藏进衣柜里。关上衣柜门,点亮小夜灯,翻开泛着浆木香的古书,重新开始那段被打断的阅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有人走到新生儿身旁时,他们的双臂会向外伸展,继而弯曲收到胸前,仿如拥抱状,这是新生儿的另一种原始反射,在医学上称为拥抱反射。奇妙的是,四到六个月之后,这种反射同样也会逐渐消失…”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边读边想,他们机器人怕是永远不会有这种反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轻轻叹了口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忽然,衣柜门被人从外面打开。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举着还未来得及关的小夜灯和古书,抬头便撞入了那双熟悉的瞳眸里。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被抓包的那一刻.她脑子里想的是,他不是在新闻里做采访直播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被伊莱禁足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然,那本她好不容易在旧书店淘到的有关记载人类活动的古书也被他没收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想起他当时一脸严肃的样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你下次再这样,我就将你送到别的星球服役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将她从衣柜里抱出来,他的力气很大,扛十吨的物品也不在话下,因此抱她在怀中简直就像抱一个小娃娃般轻而易举。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艾米丽在心里悄悄嘀咕。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你才舍不得!”她笑嘻嘻地环着他的脖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将她放在椅子上,那张在公众面前总是冷静严肃的脸此刻微微带了点无奈:“你看我会不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制服上冰冷的金属纽扣贴在她的脸上。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笃定地笑:“不,你不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并没有再回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接着说:“今天芭芭拉收拾房间时翻出了你年轻时候的照片,一百年前的你跟现在的你竟然没什么不同,可十年前的我却跟现在的我完全不一样了,我在长大。”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知道的.我们机器人出厂时就被设定了各种模式。”他顿了顿,“艾米丽,你是全仿真人类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你去过地球,见过人类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开口说:“没有。”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时,伊莱的通信机响了起来,接通的时候艾米丽看到了屏幕,是伊莉莎。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我现在要出去了,你要乖乖待在家里。”他这么吩咐了一句,然后出了门。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坐到窗前.重新拿起那本他因为匆匆出门而忘了带走的古书看了起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若是平时的话,她肯定会看得很开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刚刚在通信机屏幕上看到的伊莉莎的脸。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对着面前泛黄的书本静静地发着呆,忽然感觉一阵烦躁,将书甩进了抽屉里。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要出去玩,却被芭芭拉制止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长官说您要禁足七天。”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芭芭拉,我不会乱跑,我只是去找黛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黛比是跟芭芭拉同一批次出厂的机器人,就职于一家机械制造工厂。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芭芭拉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正通过内置芯片进行思考处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良久,芭芭拉为她打开了门:“那你要早些回来.别让长官发现。”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像只欢快的雀鸟般飞奔而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工厂里,黛比见到艾米丽的第一眼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哦,艾米丽,我们上次见面已经是301个小时40分8秒前的事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笑得眉眼弯弯:“好久不见,黛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黛比是个有着黑色皮肤的机器人,擅长搬运和数据计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样健康的肤色有些人类竟然会不喜欢,真是愚蠢呢。”她说,“据说他们连一吨不到的货物都搬不动,真是脆弱叉没用。”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边忙碌着,边和艾米丽闲聊:“哦,艾米丽,快来帮我把这堆该死的挡路的东西给移开。”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应承着,跑过去帮忙,使出了浑身的劲,那堆东西却纹丝不动。她看了一眼货物标牌。重量:0.87吨。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黛比也看到了这个标牌,拍了拍脑袋:“哎哟,我怎么给忘了,你这可怜的小家伙被造出来时的设定只有50公斤以下的作业量。”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自嘲地笑笑:“好像比人类还没用。”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黛比夸张地叫起来:“你怎么能跟他们比呢?你是尊贵的伊莱长官家的小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心想,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和他相匹配的是另一个机器人。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机器人世界里的一切,都有着刻板而严格的运行规则。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每个机器人在出厂之前都被设定了独一无二的序列码,这世上存在唯一的另一个机器人的序列码与之相匹配,他们相碰的瞬间便会启动控制程序,进入交友模式,然后按照设定程序结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与伊莱相匹配的另一个机器人,就是伊莉莎。伊莉莎有着一双如深海琥珀般湛蓝的眼睛,一头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的头发,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同时计算多组庞杂的数据.轻松地搬运起成堆的物品。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跟伊莱,从设定出厂的时候起,就是无比匹配的一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黛比不知道艾米丽的情绪为什么忽然低落了起来,她一直是个活泼的小姑娘,永远欢快得像只雀鸟。但再看她的时候,她似乎又恢复了如常的神色。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正欢快地向车间里的每个机器人问好。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后她就在车间角落的阴影里看到了一个人。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是人类。他的外形跟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没有见过人类,那一瞬间却在脑海里那样笃定。因为瘦得厉害.他的眼睛显得尤其大。那是一双黑色的眼睛,像一片墨玉。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很快就有搜查官进来.说是跑了一个殖民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里没什么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不动声色地挪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角落里的人影。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嘿,小家伙,那得让我查看后才知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搜查官身上一般都会自带搜查雷达,因此,当搜查官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时,艾米丽就有些慌乱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下一秒,一双熟悉的手搭上她的肩头,而后有一只猫从她的身后窜出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只是只猫。”一个熟悉的、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愣了愣,似乎在疑惑为什么信号忽然中断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论职级他其实并不比伊莱低,一定要强行搜查的话他也并不能阻拦。只是——他看了一眼被伊莱护在身后的艾米丽,大脑芯片飞快地扫描和运算,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最后带着搜查队走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她转身看向角落阴影处,那里一个人影也没有。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没有空疑惑,因为她明显感受到了伊莱的怒火。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β星的机器人公民都说,伊莱长官是个没有情绪的机器人,宛如干百年前的初代机械机器人。可只有她知道,他生起气来,不用说话就让人觉得害怕。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谁准许你乱跑出来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按照帝国宪法,你没有资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艾米丽越是心发慌,就越是强硬地顶回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刚才你在掩护谁?”他眸光微闪,是发怒的前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没有谁。你也说了,只是一只猫。”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若不是我刚才用干扰波让斯蒂文的搜查雷达失效,你以为你的小把戏能逃得过他的眼睛?”他上前一步,按住她的肩膀.“你知不知道,按照<宪法》,私藏殖民人类是要被判刑的!就算我是首席执行官,也并不能对抗审判庭!”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抬起头,她的眸色跟他们略有些不同,是澄澈的琥珀色。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吗?那你在意吗?伊莱。”她轻声问。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然。”他说。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会比在意伊莉莎更多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回他没有回答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机器人不会撒谎,遇到难题就只会沉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每批次机器人出厂时,都会允许有干分之一残次品的存在概率。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艾米丽,就是那个干分之一。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的处理系统既做不了复杂的数据计算,也做不了繁重的机械工作。这样一个残次品,无法进入任何一个岗位。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听说在自己要被销毁的时候,是伊莱将她给带了回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自从艾米丽有记忆起,她的记忆里就只有伊莱。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听芭芭拉说,那时候的自己甚至还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是伊莱一点一点教会她说话,也是他一点一点教会她走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想,像自己这样的残次品.自然是匹配不上那样完美的伊莱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机器人是不会伤心的,她只是觉得胸膛里似乎空荡荡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仰头看着天幕上的蓝色星球,忽然想起了那个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偷偷藏了几个芭芭拉按时按点送来的小点心,然后悄悄潜回那家工厂。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机器人不需要休息,制造工厂昼夜都是灯火通明的。她沿着工厂墙外一路寻找,果然在一片灌木丛中看到了他。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人的眼睛在黑夜中依旧明亮,见到她的时候他愣了愣。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将手中的点心递给他。从零星看过的资料里知道,人类是会饿的。但饿具体是一种什么感觉.她并不知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许是饿得厉害了,那个人类男孩并没有跟她客气.毫不迟疑地接过她的食物后便吃起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我叫沈字耘。”他说。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受伤了。”她惊呼一声。他露出的手臂上有一道划痕,此刻已经开始发炎、流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字耘轻轻笑了笑:“我们人类不像你们机器人.系统自带超强的自愈能力。在得不到很好的处理的条件下,伤口恶化是正常的,你不必感到害怕。”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的一双眼睛在黑夜里亮如星辰:“你等着,我会来救你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说完,她也不等沈字耘回答,就灵巧地穿过灌木丛跑走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因为跑得快,她的手臂不小心被灌木划伤。她停顿了一下.用力将手臂在灌木粗砺的枝丫上重重地划了几下,手臂肌肤一片血肉模糊。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回到家的时候,芭芭拉看到这副场景吓了一跳,赶紧张罗着拿药帮她敷伤口。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芭芭拉.不用大惊小怪的。你知道的,我们最外层的肌肤其实只是仿真,就算有血.也会在自愈系统下很快痊愈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只是很奇怪,痛觉明明是在机器人设计之初就被排除在外的感官之一,可现在自己为什么竟然会觉得伤口有些痛?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小姐,你忘了你不是个普通的机器人呀。”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哦,是了,她只是个残次品。那些功能或许也会减弱很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怎么伤的?”伊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们身后。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下意识地藏起自己的伤口。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向来在他的保护下,她鲜有受伤的机会,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血肉模糊的样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咬紧了唇,并不打算回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到底在跟我生什么气?”在公众面前,他是个无所不能的长官,但是今晚,他的眉宇间却满是困惑。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你喜欢我吗?”艾米丽扬起小小的面孔问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正小心地帮她处理伤口,闻言认真地看着她:“当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说,当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是艾米丽知道,他定义中的喜欢,并不是自己想要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智能机器人发展到他们这一代,已经完全可以模拟人类的喜怒哀乐。但是更细微的,比喜欢更多的喜欢,比难过更多的难过,这些富有层次的情绪差别.无论科技如何进步,他们始终无法学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人类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生物?明明那样脆弱叉渺小,却在情感认知上拥有那样繁杂而神秘的体系,连最先进的数据处理系统都无法模拟。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教会她说话,教会她走路,教会她作为残次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一切本领,却独独在感情方面,迟钝如稚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很多事情上,她学得很糟糕,但唯独喜欢他这件事情,她比他学得早,无师自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对他的喜欢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她,懂得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胸膛深处有个地方空荡荡的,像破了个洞。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接连几日,艾米丽都将本该敷在自己伤口上的药偷偷藏起来,带去给沈字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又一个夜晚,她偷偷带着吃的和药物找到沈字耘的时候,沈字耘问她:“你饿吗?需要来点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饿是什么?”没有人教过她饥饿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们都总是说,机器人不会饿,吃东西只是为了味蕾享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饿就是身体里觉得空荡荡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这里吗?”她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的自己.于是抚着左胸口问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字耘表情古怪地看她一眼:“不,那里是心脏。如果这里疼,那代表难过,很难过。”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什么心脏疼就代表难过?”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呃……”这个问题真有点问倒他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最终,他叹了一口气:“艾米丽,你真像我们人类的女孩。我有个妹妹.她也像你一样爱问问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说到他的妹妹,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如果她跟你们机器人一样,拥有自愈系统.那她就不会因为伤口感染不治而亡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生病?”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机器人从来不会有什么感染,当然也不会生病,只会出一些故障需要维修,或是到了使用年限就直接返厂报废。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的,人类跟你们不一样,再逼真的仿真皮肤之下,也是钢筋铁骨般的存在。但我们受了伤会感染,感染了会生病,病重了会死亡。”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手臂上的伤口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这几天她将所有原本该用在自己手臂上的药品都藏了起来,然后和食物一起拿给他用。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衣袖遮住了她手臂上的伤.那里已经开始化脓,就好像……就好像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看到的伤口。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钢筋铁骨也会受感染吗?”她喃喃问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说什么?”他没听清。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待她再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嘈杂声:“监测显示这里有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之前的那个搜查队!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快跑!”艾米丽推他。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看着沈字耘跑远之后.艾米丽整理了一下自己,准备走出阴影跟他们正面交锋。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然而下一秒,她便被一股大力拥入怀中,顺势滚进了草丛里。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气息,从小到大,她都无比熟悉。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你果然就不是个会乖乖听话的小家伙。”他的声音里满是叹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为什么会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为什么会来?他自己也说不清啊。他向来的处事逻辑都是严格按照既定程序来执行的,每件事情都会按照程序中的优先级安排来处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今晚明明有一件一级优先级的事务需要处理,结束之后还有去找伊莉莎这件次级优先级的事情需要完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故障,看到她偷偷跳窗跑出房间的那一刻,他全然不顾处理系统给出的警告,抛开了一切事情,跟着她来到这里。他一直警告她不要擅自跟人类接触,可你看,她从来就不会乖乖听话。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紧紧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胸膛深处的仿真心脏传来的稳健的心跳声,方才刹那的慌乱开始渐渐平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数着他的心跳节拍,逐渐听见自己的心跳以同样的节拍跟他同步。一如小时候每个日日夜夜,她被他抱在怀中,听着他熟悉的心跳声入眠。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扑通.扑通。分不清这心跳声来自于他.抑或是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接下来的几天,艾米丽并没有再等到沈字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某天,芭芭拉看着新闻里的消息惊呼:“原来一直有人类潜伏在这里!幸好伊莱长官将他们都抓起来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正对着自己始终无法愈合的伤口发呆.闻言,身子似乎震了一震。而后她疯狂地跑出房门,任芭芭拉在身后徒劳地喊:“长官交代过,艾米丽小姐的奔跑时速不得超过6千米/小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艾米丽什么也听不见,只有风在她耳边呼啸。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她找到伊莱的时候,斯蒂文正笑着从他的办公室出来:“真想不到,你会比我更早找到人类……那还真算是他们走了大运啊……”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看到艾米丽,一把将她搂进臂弯里,推进办公室。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看着艾米丽的身影,意味不明地笑:“啊哈?是艾米丽小姐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艾米丽小姐的脸部肌肉仿真技术做得好的缘故.每次见都显得比别的机器人要更漂亮些。”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只是冷淡地回答:“伊莉莎也很好看。”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叹了口气,仿佛无限遗憾的样子:“可惜,都是属于你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没有再理他,转身关门进了办公室。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的眼睛里似燃着两簇小火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斯蒂文说得对,这个小家伙的面部表情总是比别人更生动,更……像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你抓走了沈字耘?”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看来你还真没把我的警告听进去,居然都熟得知道名字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你以为你每天偷偷跑出去干了什么我不知道吗?我怎么可能继续容忍下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就因为他是人类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看着她,平静地回答:“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为什么你要跟他们一样,冷血、残忍。”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不,艾米丽,这是规定。我和他们一样,都只是在执行任务。”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深深地看着他,眼睛里的两簇火苗渐渐化为如深海般的哀伤:“那么,你为什么不把我一起抓起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闭了闭眼,似乎完全不惊讶的样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一直知道的,她是个聪明的小家伙。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清风轻轻吹过,窗外树影婆娑。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科技发展至此,一切皆可模拟。宇宙里没有风,那就通过人造大气来制造清风。机器人钢筋铁骨外观丑陋,那就使用仿真皮肤。甚至为了达到全真的触感,连皮肤之下的肌肉、骨骼、血液及五脏六腑都可仿真。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无论再仿真,一切机体也只是通过内置芯片传达指令来完成。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人类会心跳紊乱,但机器人不会:人类会因免疫功能紊乱而伤口溃烂,但机器人不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拉开自己的衣袖,露出因感染而红肿的伤口:“从小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需要按时按点地按照你的安排进餐.为什么你不准许我独自出门.为什么你严禁我看任何有关人类的书籍,为什么你连简单的运动都不许我参与……”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伸手捂住脸:“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你怕我知道饥饿是什么感觉,你怕我知道人类是什么样,你怕我受伤而伤口不能如期复原……你怕我被人发现……他们最尊敬的伊莱执行官,这么多年所收养的,根本不是什么残次品,而是一个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你告诫我不要接触人类,那么你呢?”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有眼泪一滴一滴从她的指缝间滴落。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原来人类很难过的时候.不仅胸膛里的那颗心会疼,还会分泌泪水。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在伊莱还是一个年轻的机器人的时候,他就对银河系左悬臂上的蓝色星球充满了好奇。那个时候,地球已经成为智能机器人的殖民地。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派往地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这个有着蓝色大海和广袤山川的星球上生存着一群人类。据说初代无自主意识的机器人就是由人类创造的.但他们不知餍足地汲取宇宙一切的自然资源,最终将自己曾经辉煌璀璨的文明送上毁灭之路。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那时候的地球已经不复曾经的美丽。天空是灰暗的,水资源是污浊的,地震和洪涝肆虐。他就是在一场洪水中见到了彼时只有五个月大的艾米丽。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小小的她被人装在一个木桶里,随着污浊的洪水漂流。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帝国《宪法》规定,人类是劣等公民,不能擅自与其接触。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牢牢记得这款条例。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将小小的婴儿从洪水中捞起,准备放到陆地上。当他要将她放回盆中的时候.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指。他略一狠心地将手指抽离.她边哭边向外伸展双手,仿若拥抱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后来伊莱在一本旧书中知道,这是人类新生婴儿特有的原始反射,称为拥抱反射。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但那个时候,伊莱只觉得自己仿佛不是自己了。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像是有一种魔力,尽管处理系统严重警告自己这是一件危险的事,但他依旧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带了回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一点一点在他的臂弯中长大。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一点也不像别的人类小孩,她从来不哭.只会笑。她一笑起来.颊边就有浅浅的梨涡显现。再先进的仿真技术,机器人的脸上也不会有这样好看的梨涡。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渐渐地,他开始害怕,害怕公众知道她的身份,也更害怕,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年少时他也偷偷看过很多被禁止的人类研究文献,据说人类的欢乐、爱和记忆,分别由5一羟色胺、多巴胺、乙酰胆碱控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机器人不需要这样复杂,只需要根据程序设定.通过控制面部人造肌肉来表现喜怒哀乐。可是他.居然产生了程序设定之外的情绪,爱上了人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想起自己曾去找伊莉莎表示无法做她匹配的另一半,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孩。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当时伊莉莎说:“她现在对一切都一无所知,是因为她还没有见过其他的人类,那才是她真正的同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她遇到她的同类,知道自己是谁,那应该就再也不会像从前那般对他毫无保留地依赖了吧。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是他的同类夺走了她的同类的主权和自由。所以当那晚见到那个人类男孩时.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恐惧。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可是真奇怪,机器人的情绪只有基本的喜怒哀乐,叉怎么会有恐惧呢?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他还是一个普通的机器人,那他这一生都会在设定的轨道内运行,过得规律且轻松。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而不是像现在,变得完全不像自己,甚至失去控制。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用手捂住脸,看吧,他果然变得可悲起来,会嫉妒,会恐惧,会害怕失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三个月后,沈字耘跟随一队人类被押送回地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姑娘混迹其中。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终于到达这片她曾经想象过无数遍的土地上,峨峨高山,滔滔江海,都在眼前变得具象起来。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原来,再模拟,也模拟不出这颗蓝色星球的美丽壮阔。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沈字耘说:“其实,他抓了我们是为了救我们。帝国3号令刚刚颁布,若是被搜查军队发现人类出现在地球以外,将按格杀令处置。是他以一己之力极力为我们争取了这最后的主权之地。”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从小在他的身边长大,他穷极一切方法将她保护在羽翼之下。一定是到了万分艰难的时候,他才会做出这个决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让她同人类一起回地球。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β星球作为一颗人造星球,运行轨道并不是永久固定的。在艾米丽回到地球后.β星便很快撤往别的驻扎轨道。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常常遥望星空,不知道他在亿万星辰里的哪一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想起来他手把手地教自己写他的名字和她的名字,写对了,他就轻轻地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想起来自己也曾因生病彻夜哭泣,他以手为摇篮哄她入睡。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想起来他教小小的自己读书,念的是一本纸张都已经泛黄的诗集里的句子,据说是几千年前的古人类诗人做的一首诗——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d,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the sun, the moon and you.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The sun for the day。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the moon for the night,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and you for ever.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捂着胸膛.想着自己贴在他胸膛上听到的那颗心的节拍,扑通,扑通。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极偶尔的时候,她会听到那颗心漏跳了几拍。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问他,他就会故作镇静地说:“大概是零部件哪里出了意外。”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她仰头望着浩渺星空.模糊地想,就算从此以后只能隔着亿万颗星球遥不可及.那也算.同在一片苍穹下。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艾米丽不知道的是,在她回到地球的几个月之后,伊莱被作为史上职位最高的被告人站上了审判庭,最后被执行了销毁程序。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伊莱被执行销毁程序的那晚,天气很好,晴朗无云。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望着天幕之上隐约可见的蓝色星球,轻声说:“再见了,我的小家伙。”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小的时候,他教她学步,怕她磕了碰了,他的视线前前后后不敢离开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他多想告诉她,他不知道人类的爱是什么,但于他而言.他愿付出所有来保护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如果不够,就以身,以躯体,以一切来爱她。QqW读杂志网duzazhi.com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精品推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给我留言 | 版权声明 | 捐赠本站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C) d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读杂志网
读杂志网所有内容均源于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读杂志网提供平台方便网友阅读,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看电子书,期刊杂志,出版图书,网络小说,到读杂志网 粤ICP备16127893号-1